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26章 一天一亿!

第226章 一天一亿!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台上。

  陈修齐脸色淡漠,瞥了段天禄一眼,眸子里露出一丝嘲讽,心中更是暗自摇头。

  看来,这么多年一家独大,已经让这段天禄已经看不清自己了。

  他恐怕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和一个什么样存在说话,居然敢让这杀神卖你面子?

  这句话,要是换成你家那个老头子来说,或许还有些分量!

  就凭你,纯粹找死呢!

  甚至,他已经开始暗中蓄势,以防苏白突然出手击杀不知天高地厚的段天禄。

  夏浅语坐在台上,脸上同样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看向段天禄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怜悯。

  那模样,像是看着个大傻子。

  这个段天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根本看不清形势,仗着自家有个化境后期顶峰的大宗师,就敢和一个无敌少年宗师如此说话,真是不知死活!

  怪不得,这些年段家在他的带领下一直走下坡路呢。

  大厅门口。

  郑裕诚脸上更是露出一抹阴冷笑意,按照他对苏白的了解,他绝不可能答应段天禄的话,以苏白的脾气,两者甚至还会起冲突!

  沈道如看着神色满是自信的段天禄,欲又止,最终却没有说话。

  见苏白半晌不吭声,段天禄似乎有些不耐,皱眉道:“怎么样,苏先生可愿卖段某这个面子?”

  一直面无表情的苏白终于缓缓抬头,看着段天禄,冷漠之极的吐出一句话。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要我给你面子?”

  轰!

  他这句话一出,大厅内众人顿时轰然炸锅了。

  看向苏白的眼神里,满是震惊。

  早听说这苏白性子乖张狂妄,他们本还不以为然,今日一见,他们终于信了。

  果然有性格!

  不过,大多数人却都在摇头冷笑---在金陵城,甚至是江南省,段家都是无可争议的第一世家,就算是江南天宫也要让其三分。

  这苏白如此得罪段家,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

  他这天宫巡查使,恐怕刚上任,就要成为摆设了,毕竟没有人会为了讨好他,而得罪段家以及沈家!

  夏浅语和陈修齐两人则是没有任何意外,脸色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段天禄脸色刹那阴沉的像是能滴下水来,死死盯着苏白,呼吸沉重:“苏白,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你先打伤我立文表侄,又打伤青书,我段家顾忌天宫的颜面,不屑与你计较,你这是要和我段家撕破脸皮吗?”

  苏白冷冷看着他,不冷不热道:“是又如何?”

  段天禄被噎的不轻。

  多少年了,在这金陵城多少年没有人敢这般放肆的和自己说话了?

  他脸色阴沉的吓人,看向苏白时,眼眸冰冷如刀,阴沉道:“好---很好!”

  “希望你不要为你今天做的决定后悔!”

  “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决定后悔过。”苏白脸色冷漠的看着他:“这一点,就不劳段先生提醒了!”

  “哼!”段天禄气的冷哼一声,转身对着沈道如道:“马上把钱给他!”

  段天禄正在暴炸的边缘,沈道如也不敢招惹他,从怀里拿出一张支票,签名以后,略带尴尬道:“我这里现在只能开出五亿的现金支票---”

  段天禄脸色难看到极致,冷哼道:“还差多少?”

  “三亿三千五百万---”

  “唰!”

  段天禄黑着脸拿出一张支票,签上名字,而后接过沈道如的支票,一把扔给苏白,头也不回大步离去。

  实在太憋屈了!

  他要是再待下去,怕是要被憋屈疯。

  苏白随手将支票收起,根本没看到他动作,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道残影闪过,他已经拦在了段天禄两人的身前。

  “两位且慢!”

  段天禄一愣,随即对着苏白怒气冲冲喝道:“你还想干什么?“

  苏白淡淡一笑,道:“这八个多亿,可还不够---”

  “什么?”段天禄满脸震惊和难以置信。

  八个多亿还不够?

  他下意识看向沈道如,这家伙到底被苏白敲诈了多少钱?

  沈道如这一刻气的想骂娘,脸色漆黑如同锅底,咬牙对着苏白道:“我上次已经还给你五亿了,就算还剩五亿,再加上荣桓输给你的三亿三千五百万,正好是八亿三千五百万---足够了!”

  苏白慢理斯条的摇了摇头道:“我说不够,就是不够!”

  “地下拳赛那晚我已经给沈少也发了最后通牒,可是沈少和沈总却没有把我的话当成一回事,直接延误了十几天的时间,若不是我这些日子杂事缠身,早就已经登门讨债了。”

  沈道如两人呼吸低沉,显然已经愤怒到极致。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收些利息罢了。”苏白笑呵呵道:“两位不要着急,我也不收多!从地下拳赛,到今天正好过去了十二天,一天一个亿利息就行---也就是说沈总你们再支付给我十二亿利息就可以了!”

  苏白自顾着算道:“嗯,正好也能凑个整数,二十亿!”

  他这话落下。

  整个大厅内,静的落针可闻。

  所有人看向他的眼神,震惊到无以加复,像是看着个疯子。

  一天一个亿的利息?

  再加十二亿,凑个整数---二十亿?

  这口气大的简直吓死人啊!

  包括向旭东等一众金陵城的大佬,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个少年,若不是个疯子,那就是有所依仗。

  愤怒到极致的段天禄,此时更是怒极而笑。

  “哈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明白我在说什么。”

  沉默中的沈道如蓦然抬头,冷漠道:“若是我们不给呢?”

  “那恐怕两位要在此地多呆一会了!”

  “你威胁我们?”

  “可以这么理解!”苏白淡淡一笑。

  段天禄和沈道如对视一眼,脸色冰冷的吓人,作为金陵城甚至是江南省站在最顶层的大佬极人物,他们两个居然同时被人威胁了?

  而且,对方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听起来如同天荒夜谭,可是事实就是这么发生了。

  下一刻。

  整个大厅内气势降到冰点。

  门口处的老者和那金丝眼镜中年,此时除了震惊和难以置信,心里满是后怕。

  自己两人,居然招惹了这样的疯子?

  而郑裕诚则是眼眸深处闪烁着骇然的疯狂---打吧,最好赶紧打起来!

  像是能听到他内心期盼。

  脸色冰冷到的段天禄,这一刻没有再废话,气势轰然爆发,一柄通体银色的软剑直接出现在他手上,一股惊人的剑芒冲天而起,开口时声音冰冷到极点。

  “哼!我段天禄若要走,我倒要看看何人敢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