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19章 武踏天!

第219章 武踏天!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见薛如龙如此,苏白眉头微皱,安抚道:“表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不用着急!”

  “就是,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毛毛躁躁!有什么事不能慢慢说?难道是天塌了不成?”

  薛平海也是沉着脸训斥道。

  薛如龙满脸苦笑,急切道:“爷爷,不是我不想慢慢说,而是人家已经打上门来了---”

  “什么?”

  薛平海眉头猛然一挑,猛然起身,喝道:“打上门?到底怎么回事?”

  苏白眉头也皱的越加深。

  “表哥,是不是郑家和段家沈家他们来找麻烦了?”

  薛如龙却摇了摇头,沉声道:“是天宫的人!”

  “天宫?”苏白脸上露出一抹冰冷:“难道之前的教训还不够吗?那陈修齐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人?”

  “这次不是那位陈长老---”薛如龙咬牙道:“那家伙自称是江南天宫的总教官,好像叫什么武战天。”

  “是他?”苏白瞬间明白。

  自己斩杀那个武安军的单冲锋,好像就是这个武总教官的手下。

  这个武战天好像和白非烟关系匪浅,单冲锋等人的出现,也正是此人的命令。

  如此说来,他今日到来,倒也没有什么稀奇。

  .................

  与此同时。

  薛家别墅门口。

  唐秋白和四个黑衣保镖神色凝重,看着眼前身着黑色劲装的短发男人,如临大敌。

  短发男人身材高大,脸上棱角分明,剑眉星目,看起来年龄并不大,但是却给人一种稳如泰山的沉重感。

  此人,正是江南天宫的总教官,武战天!

  在江南天宫,陈修齐之下,便是此人。

  三十几岁的化境中期超级高手,无论放在那里都是天之骄子。

  更何况,此人的背景极强,来自中州武道第一世家武家,其中武家的老爷子虽然不是天宫的四大尊者,可是却依旧是化境巅峰的无敌高手,震慑之力极强。

  也正是因此,武家在中州占据着无可争议的第一世家之位。

  他只是往哪里一站,就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我不想与你们这些废物动手,我再说最后一遍,让开!”

  “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唐秋白脸色凝重到极致,这个武战天给他的压力极大。

  他能感觉到,自己面对他甚至有一种面对陈修齐的感觉。

  要知道,陈修齐可是化境后期的大宗师,能给他相同感受,那就证明这个武战天的武道修为,不弱于陈修齐!

  作为中州第一武道世家最杰出的三代嫡系,武战天的修为虽然只有化境中期,可是有武家家传的功法在,他的战斗力并不弱于一般的化境后期高手。

  所以,在江南天宫,虽然陈修齐为首席长老,但是面对这武战天,也是很是客气。

  “没有老师允许,我决不可能放你过去!”

  唐秋白虽然知道两者实力差距巨大,但是脸色却坚毅无比,没有丝毫退步。

  “哼!那就叫那苏白滚出来见我!”武战天剑眉猛挑,喝道:“杀我属下,真当我武某人是泥捏的不成?”

  “陈老头怕那白家和风玉堂,我武战天可不怕!”

  “叫苏白滚出来,否则我可就打进去了!”

  “放肆!老师岂是你能呼来唤去的---”唐秋白满脸怒意冷喝道。

  只是他的冷喝还未落下,却见武战天脸色猛然阴沉,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真是好胆!”

  唰---

  他身体一都,直接在半空拉出一道模糊的残影。

  由于速度太快,甚至空气都起了一连串的暴鸣。

  “退!”

  巨大的危机袭来,唐秋白脸色猛然巨变,大声暴喝的同时,毫不犹豫后退。

  “你退的了吗?”

  一声冷笑传来。

  唐秋白倒退的身体猛然凝固,脸上露出一抹惊怒,毫不犹豫一拳向着左侧轰去。

  “反应倒是不错---可惜,就是实力太弱了!”

  一道戏虐的笑声传来时,武战天的身影刹那出现在唐秋白左侧。

  “砰!”

  一声低沉的撞击声响起。

  可是武战天的身形却没有丝毫晃动。

  在其面前,一道金色的罡气流转间,形成一个弧形光罩。

  唐秋白脸色涨红,目中满是难以置信。

  自己居然连他的罡气护罩都难以攻破?

  “给我破!”

  轰---

  汹涌的劲气刹那在唐秋白拳头上形成一道刺目的光亮,而后猛然爆开。

  “哼!”

  似乎这一幕让林战天生了怒意,他冷哼一声,一掌劈落。

  “哗---”

  一道金色的气刃刹那将唐秋白一拳的劲气斩成两半。

  “听说你是那苏白的徒弟,既然那他杀了单冲锋,那我就先杀了你,也算是先收点利息了!”

  一掌劈出。

  林战天负手而立,冷眼看着唐秋白。

  一个内劲武者,自己这一击之下,必死无疑。

  而唐秋白身后的几个黑衣保镖,看到这里,早已经慌乱无比,一时间连呼救都忘记了。

  唰!

  叙述起来慢,这一切却是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强烈的生死危机之间,唐秋白刹那脸色涨红,周身劲气轰鸣,衣袍鼓荡间,形成一道无形的劲气护罩。

  在其背后,那柄一直背在身后的长剑。

  如同感受到他的危机,剧烈颤抖时,像是被一股无形的气机牵引,刹那飞出。

  锵!

  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

  唐秋白眼眸中浮现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精芒,双手持剑,周身劲气爆发到极致,刹那斩落。

  “咔嚓---”

  下一刻。

  金色气刃和长剑直接撞在一起。

  长剑折断。

  唐秋白身体像是折翼小鸟般倒飞而出,一大口鲜血喷出,脸色刹那惨白无比。

  而紧着那金色气刃也随着消散。

  “居然没死?”

  武战天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仔细打量着唐秋白。

  “你倒是不错,居然以内劲修为,能挡得住我这一击---”

  他眼里闪过一丝赞赏,居高临下,淡淡道:“我给你一个机会,拜我为师,加入武安军,我饶你一命。”

  唐秋白半跪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喘息时缓缓抬头,冷冷看着武战天,讥讽道:“想做我师父,你够资格吗?”

  “嗯?”

  武战天脸色刹那冷厉起来,他是何等身份,主动开口收徒已经是天大恩赐了,可是这家伙不领情就罢了,还敢如此嘲讽自己?

  真是找死!

  “既然你急着投胎,那我就送你一程吧!”武踏天脸上杀意闪动,身体刹那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唐秋白身前,一掌向着他头顶拍落。

  “小子,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