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18章 沧溟剑仙?

第218章 沧溟剑仙?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十七先生!”

  郑裕诚悲呼一声:“您这次可一定要帮我啊!”

  年轻人淡淡一笑:“郑家主不要急!”

  “我既然这次答应前来,就不会让你失望!我们隐杀之名,你应该明白意味着什么,只要你能够付出足够的代价,就算是化境后期的大宗师,我们也能暗杀。”

  郑裕诚深吸口气,沉声道:“有十七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那名为十七的年轻人点了点头,道:“不知郑家主这次到底要对付谁,还非要我跑一趟?难道郑家主要对付向家背后那位?或者是江南天宫的陈老头?”

  “十七先生误会了!”

  郑裕诚摇了摇头,脸色满是冰冷,咬牙切齿道:“我这次要对付的,是一个叫苏白的小子!”

  “苏白?”

  年轻人眉头微皱,想了片刻,神色露出一抹惊疑。

  “可是最近江州,那位声明鹊起的少年宗师苏白?”

  “对!”郑裕诚神色阴狠怨毒道:“就是那小畜生!”

  “他先杀我女,又杀我儿!此仇不共戴天,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杀了他!”

  年轻人皱眉间,半天没有说话。

  “郑家主,你可知道你要杀的这个苏白,实力有多么恐怖吗?”他淡淡看着郑裕诚,沉声道:“据我了解,他在江州曾一人独战五大宗师强者,而且还斩杀四位,只有一位重伤逃走---”

  “而其中一位就是郑家主的好友李敖宗师。”年轻人似笑非笑的看着郑裕诚,道:“能做到这一步,他的实力绝对不会低于化境后期的大宗师!”

  “一位化境后期的大宗师,那可是武道绝巅的人物,我们隐杀虽然是华国第一杀手组织,但是对付这样的绝顶高手,也要花费大代价,郑家主确定能付得起这样的代价吗?”

  郑裕诚眼神阴沉如水,咬牙切齿道:“十七先生放心,只要你们能杀了那个小畜生,我就一定能付出让你们满意的代价。”

  年轻人却淡淡一笑,道:“口说无凭,想要斩杀化境后期的大宗师,必须派出同样是化境后期的大宗师高手出马,这等高手对金钱需求已经不是太大,除非有助武道修行的天材地宝能让他感兴趣---郑家主可有?”

  郑裕诚心里虽然已经极度不满,但是表面却不敢露出,他深吸口气,沉声道:“天材地宝我这里没有,但是我这里有一个消息,相信能让十七先生敢兴趣!”

  年轻人不置可否一笑,道:“哦?不知什么消息?”

  郑裕诚双眼放光,死死盯着他,一字一顿道:“关于传说中,缅州‘沧溟剑仙’仙岛洞府的隐秘!”

  下一刻。

  年轻人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神色里满是震惊,半晌才回过神,呼吸急促,沉声道:“你是说传说中百年前最后一位神境高人,沧溟仙人的洞府?”

  “正是!”郑裕诚从怀里拿出一个断了半块石头罗盘,递给年轻人,道:“这是关于沧溟仙人洞府的一些记载和一小段的地图,当然只有一小部分,至于真假,我相信以十七先生的眼力,应该能看出。”

  年轻人面色郑重无比,接过小半块罗盘只是看了一眼,苍白的脸色就涌出一抹潮红,呼吸变得沉重无比。

  “剩余的部分在哪里?”

  见他已经上钩,郑裕诚眸子里露出一抹阴冷笑意,淡淡道:“十七先生不要着急。”

  “只要你们能将那苏白的人头给我带来,剩余的部分,我自会双手奉上!”

  年轻人没有在说话,郑重将那小半块罗盘收起,深深看了郑裕诚一眼,道:“郑家主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你放心,这半块罗盘我会拿回组织给长老会观看,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的。”

  “还有,沧溟仙人洞府之事非比寻常,若是郑家主今日之话,最好不要有虚,否则,后果可不是你能承受的!”

  郑裕诚惨笑道:“我郑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敢骗十七先生吗?”

  “您放心,只要隐杀能杀了那个苏白,我一定会将剩余残图奉上。不过,你们要是做不到,那我就只有另请高明了!”

  年轻人眯眼看着郑裕诚,道:“郑家主放心,那苏白虽然妖孽了些,但是我隐杀还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当初,连京城天宫的那位化境巅峰的风玉堂,都被我们隐杀重伤过,更别说一位化境后期的大宗师了!”

  “放心吧,三日之内,那苏白必死无疑!到时候,还请郑家主将剩余的残图准备好!”

  郑裕诚面色阴冷无比,道:“如此,我就等十七先生的好消息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转身大步离去,他要赶紧回去上报,这件事的干系太大了。

  沧溟仙人的洞府,那可是传说中华国百年前,最后一个神境高手的洞府啊!

  若是能进入这等绝世高人的洞府,说不定他们隐杀组织的那位老祖宗,能借机迈入传说中的神境!

  到时候就算是华国天宫,又能算的了什么?

  ...................

  郑家的事情,苏白丝毫不知。

  他虽然斩杀了郑容和,但郑家却没有丝毫动作,他也暂时懒得理会。

  而白非烟也是彻底没有了动静,不知是在修养声息,还是就此罢休。

  白鹭会所晚上的事情,也被人传了出去。

  虽然一些细节不是很清楚,但是苏白的名字却被整个金陵市,甚至是江南省的顶级圈子大佬们熟知。

  原因无他,正是因为,连白家的白非烟都在他面前一败涂地。

  而且,就算华国特殊部门天宫的人,都在苏白面前吃瘪,一时间,整个金陵市的顶层圈子,对苏白时好奇到了极致。

  虽然好奇,但是却不敢与之接触。

  因为苏白的敌人实在太多了。

  短短几天的功夫,他得罪了江南省第一世家段家,以及千亿集团豪门沈家,还有江南省老牌世界郑家---再加上京城的白家。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他们看来,苏白如此招摇,就算背后有夏家撑腰,但是也一定会出大事!

  对于外界的事情,苏白根本懒得理会。

  翌日。

  薛家别墅后院。

  苏白和薛平海相对而坐。

  “小白啊,白家丫头这次在你这里吃了这么大亏,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你准备怎么办?”薛平海端着茶,轻抿一口才缓缓开口:“白家在京城势力不弱,和苏家同为四大家族之一,那白家丫头,不好办啊!”

  这一次,虽然苏白立威的目的,是做到了。

  在金陵城的顶级圈子,一些人知道薛家和苏白的关系,自然也明白了薛家的态度。

  虽然这些人表面看起来对薛家敬畏了不少,可是心底怎么想,谁知道?

  苏白轻笑一声,“外公不用担心,那个白非烟,若是真不识趣,我自会处理。”

  薛平海看了他一眼,叹气道:“如果又可能,还是不要下杀手的好。”

  “我明白---”

  薛平还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什么,正欲说话,忽然薛如龙满头大汗的跑过来。

  “爷爷,小白!”

  “不好了,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