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17章 狗血故事?

第217章 狗血故事?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听到薛如龙的话语,夏浅语顿时笑容灿烂无比。

  有见地!

  对着薛如龙一笑,她大眼睛里露出一丝赞赏。

  见状,薛如龙脸上笑意也越加浓郁。

  对着苏白努了努嘴,揶揄道:“这次真的多亏了夏小姐帮忙,你可一定要好好感谢夏小姐!你说是不是,苏白?”

  “啊?”苏白满脸茫然抬头:“什么?”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一旁的江凝雨,见状顿时捂着嘴笑了起来。

  这一晚上,她过的实在是太压抑了,此刻终于能放松一下了。

  在她看来,苏白虽然对待敌人冷血无情,可是面对朋友和亲人却很是照顾亲切。

  夏浅语也是瞪了苏白一眼,小声道:“真是个榆木疙瘩!”

  她声音虽小,但是以苏白的实力,却怎么能听不到。

  无奈间,他却只能苦笑一声,没有接话。

  对待夏浅语,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

  饶是他两世为人,但是在感情方面,却依旧没有太多经验。

  上一世,因为那心底那道身影,他就算一路登临绝巅后,也没有道侣。

  这一世,当他第一次见到夏浅语时,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但是恍惚过后,他却知道,夏浅语只是夏浅语,不可能是他心底深处那道身影。

  轮回之说,只是安慰人的话语罢了。

  没有刻意控制,苏白这一次喝了不少。

  但是尽管如此,他那强悍的身体也只是微熏,根本没有丝毫喝醉的意思。

  待到薛如龙等人醉后,苏白随手布下一个防护法阵,起身走出包厢。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

  街道上只有昏黄的路灯还在亮着,路上几乎已经看不到行人。

  酒吧临近小河,微风吹来,苏白身体内残留的那一点醉意,也刹那消失无踪。

  苏白顿时露出一抹苦笑。

  看样子,要想喝醉,只能喝那些灵酒仙酒了---不过以地球上修行文明的情况,或许那传说中的仙门才会有。

  仙门,自己终究是要走一遭的。

  而且,希望那里能有残留的古传送阵,要不然自己如何离开地球前往修真大世界?

  地球,终究是一方牢笼罢了,自己的路,还在星空宇宙之中。

  以他的推算,地球的灵气,能让他修成金丹都是奇迹,想要突破元婴天君,横渡星域,根本不可能!

  所以,他只有走古传送阵一条路。

  可若是那仙门之中,并没有古传送阵呢?

  那自己是不是要一辈子困在这地球上,直到大限来临,化为黄土?

  这个念头刚刚涌出,就直接被苏白抹去。

  他眼眸坚定无比。

  吾为渡劫仙尊,上一世自己能从一个小修士,成为威盖诸天的昊天仙尊,那今世也定能踏破所以阻碍,成就无上之尊!

  呼---

  长出口气之后。

  苏白脸色刹那恢复平静,所有的思绪压在心底。

  现在想这些太早,正当他准备转身回去时,忽然夏浅语不知何时出现。

  “你在这里干什么?”

  苏白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夏浅语摇了摇头,没有回去的意思,绝美的脸颊上泛起一抹红晕,轻声道。

  “陪我坐一会吧!”

  “嗯?”

  苏白眼眸微动,点了点头。

  两人并肩坐在小河旁。

  朦胧的月光倒影在河面,微风下波光粼粼,煞是好看。

  夏浅语双目没有焦距的看着河面,苏白看着她恬静的侧脸,忽然问道:“有没有兴趣听个故事?”

  “嗯?”夏浅语笑道:“好啊。”

  苏白深吸口气,神色里涌出一抹追忆,缓缓道:“故事里是另一个世界,和地球完全不同。那里没有科技,有的只是繁盛到极致的修行文明。”

  “像是地球上的宗师高手,在哪里根本不入流。”

  “在那个世界,有一个不入流的小散修。一次遗迹冒险中,小散修为了争夺造化,被人追杀,走头末路之下,却被一个修行大宗们的仙子救了,小散修眼里,仙子就是天上的仙女,他自然心动了---”

  “美女救英雄吗?那个仙子,漂亮吗?”夏浅语拖着腮帮子问道。

  “漂亮!”苏白笑着道:“像你一样漂亮。”

  夏浅语脸色一红:“那后来他们后来是不是在一起了?”

  苏白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夏浅语疑惑道:“你这又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

  苏白轻笑道:“他们在一起了,但是后来仙子却为了救小散修魂飞魄散,连投胎重生的机会都没有。”

  “后来,就算那小散修后来修行到了万仙之尊之境,也最终没有复活那歌仙子。”

  “切!”夏浅语撇了撇嘴,“真是狗血悲剧。”

  说完,她豁然起身,大步离去。

  “走吧,送我回去!”

  只是,苏白却没看到,夏浅语眼眸深处的一丝恍惚。

  另一个世界的仙子?

  会是自己吗?

  她眼眸闪动,却最终没有说什么。

  ....................................

  与此同时。

  郑家密室。

  昏暗的灯光下,郑裕诚脸色铁青,双目紧闭,眉头高高隆起,坐在沙发上。

  在其面前,是碎了一地的名贵茶具。

  想来,他的心情很是糟糕。

  在其身后,站着一位黑衣老者,正是郑家的老管家。

  足足沉默了几分钟,气氛压抑到极致时,郑裕诚终于张开双眼。

  他双眼一片血红,脸色狰狞无比,犹如择人而噬的野兽。

  “到底怎么回事,隐杀的人怎么还没到?”

  “老爷息怒!隐杀的使者,马上就会到。”

  “快,再去催!我一刻也不想等了,我现在就要那小畜生的命!”

  “老爷,您确定要这么做吗?若是京城苏少建议您以大局为重,暂时先不要招惹那苏白---”

  呼---

  郑裕诚喘着粗气,死死盯着老者,犹如野兽般疯狂嘶吼道:“那小畜生杀了我亲生儿子和女儿,他苏老二还想让我忍?哈哈---这一次,我一定要杀了那小畜生,谁拦都不行!”

  “苏老二要是敢阻我,休怪我把他当年对自己弟妹下手的丑事抖出来!”

  “老子什么也没有了,我就算是拼尽一切也要杀了那小畜生!”

  老者脸色一僵,强挤出一丝笑意,道:“老爷放心,有隐杀的人出手,那苏白只要不是化境巅峰的无敌强者,他就必死无疑!”

  他的话语刚落,忽然手机一响,他打开看了一眼,满脸喜意道:“老爷,隐杀的十七先生到了!”

  郑裕诚深吸口气,沉声道:“马上去请他过来!”

  很快,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里的年轻人跟随老者走了进来。

  年轻人脸色苍白,青色的经脉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自他进来之后,整个地下密室内,气温刹那降到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