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16章 当众斩杀!

第216章 当众斩杀!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嗯?”

  单冲锋脸色猛然一变,沉声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白眼神淡漠的扫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

  “杀你!”

  他的话语未落。

  嗤---

  忽然一道漆黑的流光一闪而逝,单冲锋的目光刹那凝固。

  下一刻,好大一颗头颅滚落在地上。

  血腥气弥漫在半空,鲜血染红地面,触目惊心。

  苏白突然出手,毫无征兆,除了被他遮挡视线的薛如龙以及江凝雨两人外。

  这一幕,落在了所有人眼里。

  远处,察觉到这一幕的陈修齐,脚步微微一顿,却没有停留,刹那间消失在黑夜之中。

  这件事,如今他已经管不了了。

  天塌了,自然有高个顶着!

  若是苏白真发疯杀了白非烟等人,那愤怒的白家和沈段两家,也找不到自己,要找就去找风尊者去!

  “啊----”

  看到这血腥之极的一幕,白非烟第一个承受不住。

  尖叫一声,脸色刹那煞白,弯着腰在地上干呕不断。

  而沈荣桓和段子豪两人,也一样没有见过这般恐怖的场景,也是脸色苍白无比,看向苏白时,眼眸里满是惊惧。

  这个疯子,居然毫无征兆的动手杀人!

  段青书脸色却没丝毫变化,在战场上他见过比这更恐怖惨烈的场景。

  做完这一切,苏白招手收回飞雷剑。

  “走吧!”

  夏浅语一愣。

  “不杀人了?”

  “这不是杀过了吗?”苏白淡淡一笑,道:“剩余的,改天再杀。”

  夏浅语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一次杀完的话,就没意思了。”

  苏白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满脸苦笑,自己就是开玩笑一句话,没想到这丫头还真接上了。

  这丫头回了一次京城,变化有些大啊!

  殊不知,这才是夏浅语的本来面目。

  夏浅语本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性格,要不一介女孩,不喜琴棋书画,怎么偏偏喜欢上练武?

  听着两人像是市场买菜讨教还价般随意交谈,白非烟和段青书等人脸色漆黑的吓人。

  欺人太甚!

  这两人,还真把他们小鸡小狗了,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

  可是,当他们看到地上还未凉透的单冲锋的尸体时,心里又恐惧又庆幸。

  至少,苏白那个疯子,没有真的杀了他们。

  这就证明,他心里还有所顾忌!

  苏白淡淡看了面无血色的白非烟几人一眼,转身就走。

  这些人,什么时候杀都可以,就是夏浅语在的时候不行。

  要不然,这些事恐怕会牵连到她,虽然夏家很强大,但是白家也不弱,更何况还有段家和沈家等?

  苏白不喜欢欠人情,所以干脆直接杀了一个单冲锋,也算是达到立威的效果了。

  待到苏白一行人离去。

  很快,一队黑衣保镖过来将地面清理干净。

  白非烟脸色阴沉无比,看着段青书三人道:“段少,我这里还有些事情,就不陪三位了,告辞!”

  事情闹成这个样子,她这所谓的‘入职宴’,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了。

  “不送!”

  段青书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看着白非烟离去的背影,眼眸深邃无比。

  “以后,你们两个,离这个白非烟远一点。”

  段青书冷冷一笑,道:“这位白大小姐,怕是已经被那苏白彻底惹毛了。她要是疯起来,我们可没人能兜得住!”

  “还有,那个苏白,最好也不要去招惹他!”

  段子豪脸上涌出一抹不甘:“那---这件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你给我闭嘴!”段青书听到他说话,就气不打一处来。

  “老子差点被你害死你知不知道?郑容和那个混蛋,自己找死也就罢了,居然还想拉着我们一起?!”

  “这次回去,你立刻给我滚回部队去,一年之内不许回来!”

  段子豪看到自己大哥发飙,不敢顶嘴。

  沈荣桓劝道:“表哥你不要生气,这次子豪也是为了给我大哥报仇,你就不要责怪他了!”

  “哼!”段青书哼了一声,闷声道:“我不管你们有多么恨这个苏白,最近一段时间,你们都不要再出手!”

  “这家伙就是个无法无天的疯子,何况他身后还有态度不明的夏家---”

  “表哥的意思是---我们真的就这么任人欺辱了?”沈荣桓皱眉道。

  段青书冷笑一声,淡淡道:“当然不是。”

  “只不过,现在有人比我们更恨这个苏白---”

  沈荣桓转念一想,眼前顿时一亮。

  “郑家!”

  郑家家主两个子女全被苏白斩杀,这次怕郑家会疯吧?

  “郑家在金陵经营多年,势力不弱,这次恐怕会和苏白鱼死网破。”

  “还有那白非烟,心气极高,这次她在苏白手下吃了这么大的亏,想来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先坐山观虎斗,待到局势明朗,我们再出手不迟!”

  段青书分析的同时,眼眸中露出一丝冷笑。

  这金陵城的暴风雨,怕是马上就要来了!

  ...................

  一处幽静的酒吧内。

  苏白和薛如龙三人没有回薛家,而是和夏浅语等人来到这酒吧内。

  装饰典雅的包房内。

  苏白率先举起酒杯,对着夏浅语道:“谢谢!”

  夏浅语闻,顿时大眼睛眯成月牙状,端起酒一饮而尽。

  “不用客气。”

  “对了,我给你介绍---”她指着身旁的那位身材高大的男子道:“这位是金陵向家的向擎之,向少---这次我能及时赶到,多亏了他!”

  向擎之谦虚一笑,道:“夏小姐客气了,我只是锦上添花罢了,没想到你们早就已经赶到了金陵---”

  金陵向家和京城夏家交好,圈子里大多数人都知道。

  所以当向擎之察觉到这次宴会不对劲的时候,就立刻通知夏浅语,没想到那时候夏浅语已经到了金陵机场了。

  在机场,他遇到了和夏浅语一同前来的陈修齐和何浅。

  事情紧急之下,陈修齐率先赶去,而夏浅语三人之后才到。

  所以,才有了之前在白鹭私人会所庄园里的一幕。

  听完夏浅语的解释,苏白微微点头,道:“这么说,那陈修齐,也是你们夏家的人?”

  夏浅语笑道:“严格来说,陈长老并不是夏家的势力,只不过是听命于风爷爷,而风爷爷又和我夏家交好罢了。”

  “原来如此。”苏白摇头轻笑道:“我这是不是算欠了你们夏家一个大人情了?”

  夏浅语哼了一声,道:“那是自然!你知不知道,为了求我风爷爷给我这枚令牌,我付出了多大代价?”

  不过,最后好像用处并不大。

  她辛辛苦苦赶来,突然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在苏白掌控之中,反而是白非烟那边死的死伤的伤,损失惨重。

  “夏小姐可别这样说!”

  薛如龙笑呵呵道:“若不是你这枚令牌,那天宫的陈长老可不会就这么轻易退去。而且,这里毕竟是金陵城,苏白这是闹出这么动静,若是没有官方身份护身的话,也很是麻烦,所以,你这次来绝对是雪中送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