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1章 胜!

第21章 胜!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他本就没想苏白会答应,只是故意掏出车钥匙炫耀一番罢了。

  却没想到,陈凡却一口应道:“好,我答应你。”

  “什么?”将少峰震惊了,他没想到苏白连想都不想居然就答应了。

  “我虽然手中没车,但是你应该知道我姐姐的青锋生物制药,你只要赢了,我一定会向姐姐要一辆保时捷给你的。”苏白耸肩。

  李高雄和谭语涵等人都用看疯子的眼神望着苏白,一个新手,连匹马都没有,竟然要和业余十六强的骑手加上冠军马比试?

  这结果根本不用想!

  听到苏白搬出苏青瑶,沐昔雨眉头皱的更深,冷哼一声,却没有再说话,让他输一场也好,好好长长记性,省得不知天高地厚!

  “行,一为定!”

  反应过来后,将少峰深深看了苏白一眼。

  他自然清楚苏白还有个商业天才的姐姐苏青瑶,苏青瑶的青蜂生物制药短短两年的时间就进入江州医药市场的前五,如今更是和他母亲的公司都开始竞争了。

  以苏青瑶的行事作风,若是苏白输了,她肯定会践行赌约。

  一想到转眼间就又要赢得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将少峰就一阵激动。

  赌约成立,接下来就是准备。

  一群商业大佬,围在一起,对着苏白和将少峰两人指指点点,两个小家伙的赌局,他们也乐得看个乐子。

  “那个骑纯血马的小家伙,我知道,是副市长将天晟家的公子,他马术虽然比不上专业级,但当时好歹跑进了业余十六强,尽管那个赛只是一群公子哥们无聊组织的,可也比普通人强得多。”

  “另一个小家伙是谁啊?看着眼生的很啊!胆气倒是不错,就是脑子有些不够用,呵呵。”

  “据我所知,那将家公子座下的纯血马可是整个俱乐部短距离冲刺最快的马,冠军血统,这整个马场里,估计没有几匹是那匹马的对手。”

  “那小家伙要人没人,要马没马,这怎么比?输定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

  更有好事者开盘,压谁输谁胜,苏白赢的比例,高达100比1,属于冷门中的冷门,在场了解情况的没一个看好他的。

  “将先生已经准备好了,苏先生,您的坐骑呢?”

  之前沐昔雨的那位女教练作为临时裁判,正皱眉看着苏白。

  将少峰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护手、护膝、头盔、马鞭、骑士服一应俱全,正在场边坐着热身运动。而相比之下,苏白连衣服都没换,还穿着原先的休闲服,赛马更是不知在何处。

  ‘这是比赛,不是过家家啊。’

  女教练皱眉看着苏白,暗暗摇头。

  “坐骑?”苏白指了指之前沐昔雨骑的那匹威尔士马,淡淡道:“就用它了。”

  女教练眼都瞪出来,不可思议道:“苏先生,威尔士马是一匹两岁的温血马,甚至连赛马的资格都没有!”

  世界的马种,按照脾性,大致可划分为热血马、温血马、冷血马三种。

  热血马性格最为爆裂,赛马基本上使用热血马。温血马性格温顺,多用来骑乘。冷血马力量最大,主要是用来做拉车的挽马。

  女教练这十多年的骑马经历,从来没听说过温血马也能上赛道的!

  周围的众人更是像是看疯子一般看着苏白,可是他却浑不在意,淡淡道:“我说它行,它就行。”

  苏白语平淡,却带着不容怀疑的自信。

  女教练还想再劝,苏白已经一个翻身,直接骑到马上,对着沐昔雨道:“借你的马一用。”

  沐昔雨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在她看来苏白已经打算破罐子破摔,硬着头皮上了。

  如此冲动,做事不计后果,怪不得当初被苏家扫地出门,沐昔雨眼里全是失望。

  “简直是胡闹。”

  围观的众人暗暗摇头,这是个彻头彻尾的外行,连马种都不知道,就要和人赛马!

  就像用一匹拖拉机去和超跑比赛一样,世界冠军来了也赢不了。

  周围能来马术俱乐部的,对马自然也有了解,见苏白这副模样,都不由摇头,心中直接给他判了死刑。

  “你就这样和我比?”将少峰斜睨他一眼。

  见陈凡坐在威尔士马上,优哉游哉的样子,李高雄和谭语涵一众人,更是嗤笑出声,苏白这和认输有什么区别?

  紧接着,比赛开始。

  女教练旗一挥,早已准备好的将少峰已经如箭般射了出去。那匹纯血马不愧是冠军血统的名马,不到400米的赛道,它瞬间就冲刺过一小半。

  而反观苏白,还悠然的坐在威尔士马上,站在起跑点上,动都不动。

  “苏大少,你怎么不跑啊?难道提前认输了?”李高雄满脸讥笑的问道。

  “哼,我看他是明知道要输,所以干脆不出来丢人了吧。”谭语涵在旁边,终于忍不住冷笑道。

  “走吧,不用再看了!”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摇着头,准备走人,他们本以为苏白如此淡定,会有什么底牌,没想到最后还是靠一张嘴撑着。

  此时,将少峰已经剧烈终点不到20米,他神色亢奋时,转头看了苏白一眼,眼神里全是兴奋和畅快。

  之前在跆拳道上输给苏白让他很是憋屈,今日终于能一雪前耻了,而且还赢了一辆价值百万的豪车,想到这里,饶是以他的心性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哈,苏白,你输了!”

  他的话音未落,却见苏白嘴角露出一抹轻笑,“是吗?”

  下一秒,他面无表情的对着将少峰遥遥一指,轻喝道:“定!”

  正是低阶法术,定身术!

  瞬间,将少峰身下的那匹纯血马突然由动转静,嘎然而止,停在了终点前的10米外。

  “怎么回事?”

  见到这一幕,众人也都不明所以,不少人更是翘首望去,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怎么停了?难道想再逗弄对手一番?”

  虽有人这样想着,但更多人看出不对了。

  将少峰已经脸色阴沉的跳下马来,牵着马绳死命往前拽,但那匹纯血马却动都不动,如同被仙人下了定身术。终点只有十米,偏偏这十米,在将少峰眼中,就宛如天堑。

  “现在,轮到我了。”在众人呆滞难以置的目光中,苏白轻轻一笑,轻夹马肚,威尔士马载着苏白,以每秒数米的散步速度,悠然向前走去。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神情中、在李高雄谭语涵等人如见鬼魅的不信中,在沐昔雨眉头紧锁的不解中,在围观群众眼球爆掉一地的惊诧中。

  威尔士马慢悠悠的行过了数百米的距离,慢悠悠的超过了面如死灰的将少峰,又慢悠悠的走进了终点,最终慢悠悠的获得了胜利。

  马术赌约,苏白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