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05章 威胁

第205章 威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苏白的话语落下,众人神色震动时。

  远处,一袭黑色晚礼服,如同夜色中星辰般耀眼的白非烟,袅袅而来。

  苏白面色冷漠,淡淡看着她,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白小姐,看了这么久的大戏,可还满意?”

  白非烟笑容灿烂,妩媚的眼眸泛着亮光,可怜楚楚的看着苏白,委屈道:“苏先生这可是冤枉我了!”

  “这件事可和我没关系。”

  看到白非烟直接把自己摘的如此干净,郑容和脸色顿时露出一丝阴霾,神色难看时,咬牙不语。

  这个女人的心思,他实在猜不透。

  他借段家之手对付苏白,这白非烟没有阻止,那就是默许。

  如今她又这般,到底是什么意思?

  “哦?”苏白似笑非笑看着她,淡淡道:“既然如此,我杀了他,白小姐可有意见?”

  白非烟神色微微一变,看了郑容和一眼,笑道:“不知郑少怎么得罪先生了,何罪至死?”

  苏白淡淡道:“此人挑唆段家兄弟对我出手,欲借段家之手除掉我,白小姐认为我该不该杀他?”

  “哦?”白非烟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道:“若真是如此,定不能轻饶!”

  她脸色冰冷看向郑容和,道:“郑容和,我问你,苏先生刚刚所说可属实?”

  郑容和脸色铁青,咬牙道:“这苏白虽然和我有大仇,可今日是白姐的入职宴,我怎么可能在这种场合乱来?”

  “这苏白无法无天,仗着自己实力高强,先是打伤青书大哥,又想要借机除掉我!”

  白非烟眉头一挑,看着他,冷哼道:“苏先生乃是无敌宗师,是何等人物,岂能和你一般见识,他想杀你,用得着这般?”

  “白姐---”

  “闭嘴!”白非烟冷喝一声,看着苏白道:“苏先生,人在这里,你若要杀,请便!”

  郑容和脸色彻底大变。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意思?

  她这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难道真的要让苏白杀掉自己?

  “苏白,你到底想怎么样?这里是金陵城,你若真的杀了我,你也绝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嗯?”苏白眼神刹那变得冷冽,一巴掌拍出。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郑容和直接被扇飞出去数米,狼狈不堪摔落在地上,脸上刹那肿成猪头。

  “你知不知道,我最恨别人威胁我?”

  郑容和呼吸急促,嘴里牙齿都被抽掉一半,张嘴时鲜血横流,满口漏风,指着苏白憋的脸色紫红,却不敢再说话。

  他怕这个疯子真的发疯突然一巴掌拍死自己。

  到时候,他哪里说理去?

  “还真是怂包一个!”苏白嗤笑一声,“既然怕死,就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好吗?何必要跑出来学人玩什么阴谋诡计?”

  “次次跑出来被人拿枪使,真是不知所谓!”

  “苏白---你不要欺人太甚!”郑容和脸色狰狞,死死盯着苏白,眼神像是要能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从他在江州苍云山庄第一次遇到苏白,他就一直在吃瘪。

  从小保护自己的江叔被打死,最后姐姐也死在他手里---可以说,两人的仇恨已经不可调和。

  被苏白语刺激下,郑容和心里的愤怒难以隐藏,疯狂的冲击着仅存的理智。

  “欺人太甚?”苏白冷冷一笑,道:“我还不屑欺辱你这样的废物---”

  “你---”

  郑容和面色狰狞,浑身颤抖,眼眸里的最后一丝清明也被赤红和疯狂占据。

  “你该死!”

  “我要杀了你---啊---”

  这一刻的郑容和状若疯狂,嘶吼着向着苏白扑来。

  白非烟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变得面无表情,只是眼眸里却多了一丝怒意。

  这个郑容和还真是个废物,居然被人两句话就刺激的发疯!

  看到郑容和向着自己冲来,苏白嘴角掀起一抹冷笑,身体一动,刹那向着郑容和一掌拍去。

  “既然你急着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唰!

  强烈的生死危机刺激下,郑容和心里怒意一瞬间被寒意冲散,身体刹那僵直时,瞳孔紧缩,惊骇大叫。

  “不---”

  下一刻。

  就在苏白的手掌即将落在郑容和头顶时,远处一直默默疗伤的辛长青咬牙间,刹那挡在他身前。

  “苏小友,息怒!”

  苏白眉毛猛然一掀,眼眸闪过一丝杀意。

  “你还想阻我?”

  察觉到苏白的杀意,辛长青脸色一僵,露出一丝苦笑道:“职责所在,还请小友体谅。”

  “这郑家公子,虽然得罪了苏小友,但是罪不至死---你与郑家恩怨我不知晓,但是作为天宫长老,今日有我在,我决不允许你在这里杀人!”

  苏白脸色依旧冷漠,嘴角忽然露出一抹莫名笑意。

  转头看着白非烟,淡淡道:“这就是你底牌?”

  “你以为一个御神初期的修法之人,能挡的住我?”

  白非烟听着苏白‘莫名’的话语,满脸委屈道:“苏先生这是什么意思?我可听不懂---”

  苏白皱眉道:“事已至此,白小姐就不用再遮掩了。”

  “我既然敢来此,自然就不惧这些小手段,若是白小姐只会这些小把戏,可就太让我失望了!”

  白非烟脸上的委屈之色刹那消失,撇了撇嘴道:“你这也太无趣了!”

  “你知不知道,我把这些家伙聚齐,可是很费劲的---”她摇着头,满脸失望道:“我本以为段青书那家伙能和你过两招,没想到他居然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就这样还想娶我,呸,做梦吧!”

  远处的段青书闻,顿时脸色涨成猪肝色,这女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今天,他被苏白打的狼狈不堪,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大脸,这么多年的名声,可以说是毁于一旦。

  想到这里,他脸色变得难看到极致,死死盯着郑容和。

  都是这个该死的家伙,若不是他挑唆段子豪,自己怎么会和苏白对上?

  察觉到段青书的目光,郑容和满脸冷笑。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段家兄弟和苏白的恩怨彻底结下,就算再生气,又能如何?

  苏白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淡淡看了辛长青一眼:“你挡不住我。”

  辛长青深吸口气,沉声道:“苏小友实力深不可测,我自然不是对手!”

  “但是,你却要知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华国,一切自有规矩,就算是苏小友贵为宗师,但是也不能随意杀人,贫道虽然实力低微,但你要知道,我代表的却是华国天宫!天宫之威,不可触犯,小友确定要挑衅天宫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