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2006章 杀到无人敢称雄!

第2006章 杀到无人敢称雄!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武盟遗迹!”苏白有些惊疑。

  他是一名武者,得苍月相助,并且传功。

  有段时间他确实想要去武盟,看看武盟到底还有什么隐秘,但却找不到武盟曾经的遗址在哪。

  多番打听之下同样毫无消息,禁殿的人抹除了关于武盟的一切痕迹。

  “救谁?”苏白沉思片刻,打算先答应了这个老者的条件。

  “我的孙女殷素素!”老者一脸感伤,遥望着天魔门宗门的方向,叹息道:“十年前,我的孙女殷素素被天魔门主强行带走,至今生死未卜,音讯全无。”

  “天魔门主为何要抓走你的孙女?”苏白问道。

  “因为素素拥有罕见的九阴绝脉,大陆自古有传,九阴绝脉者可打开天维之门,进入天神界。”老者解释道。

  关于这一点,苏白倒是没有听说过。

  但天神界他还是略有耳闻,传闻在永恒大陆之上确实存在着一个天神界。

  那是这片大陆修士突破识海,进入轮回之后飞升的世界。

  而禁殿的青天峰顶便是链接着这个所谓的天神界。

  也就是说禁殿掌握着这个世界所有生灵飞升的最后关卡。

  这也解释了,为何不论是修魔者,还是修道者都争抢恐后进入禁殿修炼。

  一方面是禁殿确有统御大陆的实力,另一方面怕就是这个原因了。

  不过让苏白好奇的是,天魔门主身为修魔势力的第一人,按道理来说早就该进入禁殿修行,以求突破识海,飞升天神界。

  为何还要抓走这个老者的孙女殷素素,去验证这样一个古老的传说?

  “天魔创建天魔门,本人身为修魔第一人,实力强大,不弱于禁殿的三级神使,为何要选择走向与禁殿对立的路?”苏白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呵呵,禁殿!”提及禁殿,老者一脸的不屑和愤怒。

  “禁殿只不过是一个欺世盗名的组织,欺骗了这个大陆所有生灵无尽岁月罢了。”

  “此话何解?”苏白再次问道。

  老者叹息一声,道:“老夫殷破天!百年前便是被禁殿骗去,经历九死一生才逃出来的幸存者!”

  苏白一听,内心微微一动。

  这老者殷破天居然是从禁殿之中逃出来的,这意味着他必然了解许多禁殿的秘密。

  而禁殿的秘密正是苏白最想知道的!

  “您是殷破天?”这时候一旁的陈珂,和陈琳兄妹二人露出了惊讶之色。

  阴破天,永恒大陆上一个不世天才,年轻的时候曾以无敌之姿称雄于修魔世界。

  而后更是以强横逆天的实力横行修道世界,当时修道世界三大巨擘出动大量高手,也难以抵挡。

  没想到这个传奇人物竟然就是眼前的老者!

  “不错,老夫正是殷破天!”老者一脸感伤,似在回想往事。

  那时候的他确实有无敌之姿,修为早已趋至识海巅峰,只差一步便可迈入那前无古人的轮回之境。

  可谓是打遍了整个永恒大陆无敌手,就连禁殿的三级神使也为之侧目,更是亲自下山招揽其进入禁殿修行。

  当时的殷破天心比天高,已经无敌于大陆,但却迟迟找不到突破识海,进入轮回的方法。

  所以才进入禁殿,一时间大陆传纷纷,殷破天肯定会创造奇迹,轮回飞升天神界。

  可是转眼百年过去了,曾经的天才殷破天已经垂垂老矣,不但没有飞升,反而一直隐藏在天魔城之中。

  修为更是跌落到了识海中期,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只有殷破天自己清楚了。

  “殷前辈,您当年可是一代传奇,如今怎么?”陈琳欲又止,想要多问,怕又惹怒了殷破天,毕竟眼前的老者可是百年前名震大陆的天才。

  “哎!”殷破天叹息道:“禁殿是一个天大的谎!”

  “古往今来,禁殿以轮回飞升天神界为诱饵,欺骗无数英雄豪杰进入禁殿修行,却从未有人再出现过。世人只以为那些天才都飞升了天神界,实际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天神界,一切都是一个天大的谎,一个巨大的阴谋。”

  殷破天怒火冲天,杀气腾腾的吼道:“禁殿的七位长老号称七神,之上还有一个神秘的殿主,此人进入了一种非常奇妙的状态,借禁殿之名,哄骗大陆的修士趋之若鹜,而后在神殿之中全部吞噬炼化神魂,以此来维持自己的不死之身和提高实力。”

  “可怜可恨,古往今来多少天才竟然都葬身于禁殿殿主之手!”

  殷破天此一出,不仅陈琳,陈珂,连苏白也吃惊不已。

  不过苏白还好,他毕竟是流放至此,对于这禁殿其实心里感觉很一般。

  但陈琳,陈珂兄妹二人可是土生土长的永恒大陆生灵。

  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对禁殿奉若神明,那是整个大陆的信仰。

  谁也没想到,所谓的禁殿竟然有着这样天大的阴谋。

  若不是这话出自殷破天之口,兄妹二人怎么也不会相信。

  “当年我差距不对劲,燃烧了部分神魂,趁禁殿殿主即将陷入沉睡不备之机,才侥幸逃脱。”

  “这百年来,我隐姓埋名藏于天魔城之中,就是为了躲避禁殿的追杀。”

  殷破天说完,整个茅屋陷入了沉寂之中。

  良久之后,陈珂才问道:“前辈,您为何不向世人揭露禁殿的真相?”

  “禁殿早已成为这个世界的信仰,成为众生的向往,老夫个人势单力薄,纵然所皆是事实,也无人相信。”殷破天感慨道。

  他曾经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但根本无人相信。

  禁殿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信仰,仅凭个人之力难以推翻。

  “不错!”苏白这时候开口道:“推翻信仰的唯一方法便是建立新的偶像和信仰。”

  “禁殿埋葬着终极秘密,此事关系到这个大陆众生的安危。”

  殷破天点点头,感叹道:“漫长岁月以来,也只有武盟的出现打破了这个信仰。”

  “只可惜,武盟虽强,已经严重威胁到了禁殿的地位,可最终仍然被全部剿灭。一代强者苍月落的个形神俱灭的下场,武者,成为了整个大陆的禁忌。”

  苏白没有多,他气息一震,一道道武道金光环绕几身。

  这个时代已经不见武者了,苏白应该是这个大陆最后一个武者。

  “或许这天魔是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苏白提议道。

  “不可。”殷破天当即拒绝道:“天魔此人虽然有狼子野心,不尊禁殿,但此人心狠手辣。当年我正是慕其名,想与其合作,却不料连孙女都被其抓走,哎!”

  “原来如此。”苏白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其中的恩怨曲折。

  “你重创了天魔少主,天魔必然会对付你。以老夫之见,以你手中之剑必然会令天魔此人心生贪婪,所以切记不可有与天魔结盟合作之心,老夫此绝非出于死心。”殷破天解释道。

  苏白点点头,没有再提这事。

  他心中已经萌生了一个新的想法,既然要打破原来的信仰和偶像,那么必须要重新竖立一个新的偶像和信仰。

  唯有此法,才能打破千百年来统治整个大陆的禁殿。

  与此同时,天魔门中。

  天魔少主被苏白一剑斩碎极度魔界打成重伤,消息很快传了出去。

  众人猜测苏白的来历,更惊叹于苏白的强大。

  同时,禁殿的命令终于传了过来。

  一时间整个修魔世界沸腾了,原来苏白就是禁殿要对付的人,难怪强到如此地步。

  “父亲,此人手中之剑太过犀利,连极度魔界都挡不住。”天魔少主恢复了肉身,冲着殿前一个全身漆黑的男子恭敬地喊道。

  那男子双眼空洞无神,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冷冷地说道:“废物!”

  这男子正是修魔世界第一人天魔,也是天魔门的创建者。

  天魔中年保持着这种状态,实力深不可测。

  纵然是天纵之资的天魔少主在其面前,仍然像是在仰望一座大山一样。

  “四大魔将何在!”天魔冷喝一声。

  瞬间,天魔大殿之中飘出了四道人影。

  这四人便是天魔坐下四大魔将,实力非常强大,同样都是识海巅峰的强者。

  “将那人和剑带回来!”天魔吩咐道。

  “遵命!”四大魔将齐声应道。

  “父亲,不可大意啊。”天魔少主感觉自己的父亲天魔并未将苏白放在眼里,他感觉有些不妥。

  这四大魔将实力虽然要超过自己一些,何况还是四人,但从刚才在广场与苏白的短暂交锋来判断。

  他并不认为这四大魔将可以镇杀苏白,将其连人带剑抓回来。

  “父亲,苏白那人手中的剑确实锋利无比,恐怕四大魔将也无法对抗。”

  “放肆!”天魔怒了,一挥手,天魔少主倒在地上,惊恐无比。

  “父亲,我所说的都是事实。那人来历神秘,不是修道者,也不是修魔者,根据禁殿刚传达的消息,乃是一名武者!”天魔少主极力的解释道。

  “武者!”天魔有些惊讶。

  这个大陆已经许久不见武者,武者早已彻底的灭绝了,怎么会有武者现身。

  “父亲,我建议出动天魔旗,一举镇杀此人!”天魔少主建议道。

  天魔旗乃是天魔门的至宝,乃是由收集了千百年来所有的亡魂炼制而成的极阴极毒之物。

  可以攻击迷惑任何修士的神魂和心智,是一件威力巨大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