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在众多修士的簇拥下,一名一袭白衣的年轻男子摇着羽扇,十分高傲地走了过来。

  “原来是飞少!”青穹十分客气地冲着白衣男子打起了招呼。

  白衣男子看了眼青穹,然后盯着被锁住的一男一女,道:“青穹不错啊,又抓到好货了。”

  “呵呵,运气好而已。”青穹客气地说道:“难道飞少感兴趣吗?”

  “那是当然!”飞少挥挥手,道:“这两人我要了。”

  说着,飞少的手下随手一挥,一堆灵石就出现在地上。

  “飞少果然大气!”青穹笑呵呵地说道。

  这飞少原名滕飞,乃是这方圆亿万里之内的魔道巨擘之一的万魔宗少主。

  “很好。”滕飞笑道:“本少还需要一些修道者,青穹你可尽量去抓,抓多少本少买多少。至于灵石,本少多的是。”

  “好!”青穹大喜。

  这八千灵石足够他修炼一个月了,而且灵石之中蕴藏的天地灵气一般要比外界的浓郁许多。

  这个生意可以做,只不过抓捕修道者当做货品来卖有一定风险。

  因为修道者遇见了修魔者也同样不会客气,虽然不至于沦为货品买卖,但绝对是直接杀掉。

  滕飞看了眼这一男一女,男的修为在灵台巅峰,女的稍弱在灵台中期。

  而滕飞在识海初期,他探出手直接朝着那一男一女天灵盖抓了下去。

  一股强大的法力奔腾而出,直接当众吸取这一男一女两人的神魂。

  一男一女露出了痛苦的惨叫声,体内的神魂要被活活的撕扯碎掉,吸收出来化作精纯的力量被炼化。

  这是一种很残忍的修炼方法,苏白有些看不下去了。

  此法若是在诸天确实会遭到不齿,但在此大陆却没有人觉得不妥。

  “妹妹,对不起,哥哥没用没法保护你。”那男子惨叫着,极力反抗着,可是没有任何作用。

  女子明眸皓齿,嘴角浮现着一抹惨笑,道:“哥哥,没事的。”

  一男一女十分悲惨,但围观的修魔者都在嬉笑,这种事在他们看来在习以为常不过了。

  漫长岁月以来,这样背修魔者直接吸取神魂炼化的修道者不计其数,当然死在修道者手中的修魔者同样也多不胜数。

  两人派别本就是死敌,若不是有禁殿在中间压着,两大派别早就进行滔天大战了。

  “哎!”苏白一声叹息,他还是无法看下去。

  平定黑暗异域大战,为的也是守护众生安危。

  这片大陆的生灵如此做法,令他有些难以接受。

  “何必要如此做呢?”苏白叹息道。

  众人好奇地望向苏白,见苏白不过灵台初期的修为,而且既不是修道者,也不是修魔者,都感到好奇。

  “你是何人?”青穹打量着苏白,双眼在放光,在他看来苏白就是一个修道者,就是灵石。

  “吾是一个路人,见不得此等场面发生。”苏白淡淡地说道。

  青穹冷笑一声,道:“我看你倒像是一名修道者!”

  说罢,青穹气息一震,朝着苏白碾压而来。

  这个青穹修为不敌,乃是识海中期,也就是化神中期的实力。

  “怎么?你想抓我当做货物换取灵石吗?”苏白没有紧张,平静地问道。

  “不错!”青穹幻化出一双手掌,朝着苏白拍了下来。

  苏白气机被锁定,站在当场无法逃离,这是境界的差距所导致的。

  但他并不慌张,他不是修道者,也不是修魔者,而是一名武者。

  不过现在他还不打算暴露自己的武者身份,一旦暴露武者身份,后果会最严重。

  “剑来!”苏白轻喝一声,紫霄剑凭空出现。

  剑光闪烁,雷电缠绕,有犀利剑气涌动。

  狂暴的剑气瞬间便将青穹幻化出来的手掌全部斩碎,而后余威不减,一剑朝着青穹斩去。

  这猝不及防的一剑下去,令青穹毫无防备。

  他刚刚惊叹于这剑气之利,想着防御,可是却发现大错特错。

  所有的防御在紫霄真龙骨剑的剑气之下化作了灰烬,肉身刹那间碎裂开来。

  苏白并没有下杀手,毕竟和这青穹也是无冤无仇的,不能为了看不下去这个世界的做法,为了救这一男一女就杀了青穹。

  “你走吧,吾不想杀人。”苏白淡淡地说道。

  青穹满脸的惊恐,看着苏白,一脸的不可思议。

  苏白明明只有初入灵台的修为,为何却有如此战力。

  不过青穹没有多,直接化作流光跑了。

  接下来苏白看着这个滕飞,一男一女的神魂已经差不多要被彻底的吸出体内了。

  “收手吧。”苏白劝解道。

  但这滕飞可不比刚才的青穹,滕飞乃是修魔者巨擘万魔宗的少主,身份地位尊崇。

  可以说此处方圆亿万里基本都是万魔宗的地盘,况且花钱买几个修道者,吞噬其神魂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小子,你谁?知道我们飞少是谁吗?”一名万魔宗的修士怒斥了起来。

  “马上滚,这是我们万魔宗的少主。”

  苏白摇摇头,道:“此二人与吾乃是亲戚,不知道这位飞少可否网开一面,卖个薄面?”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叫我们飞少卖你薄面?”

  “滚!”

  几名随从并不惧怕苏白手中之剑,而是绽放修为,都是识海初期的修为,集体朝着苏白围了过来。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苏白也不啰嗦,长剑一挥,一道绚丽的剑光划过天机,引来紫色的雷击轰了下来。

  几乎没有任何阻拦,这几名随从结出的防御,攻击在剑光扫过之下,全部化作灰烬。

  苏白没有下杀手,这是一剑将这些万魔宗的人肉身斩碎罢了。

  这些人都露出了惊恐之状,与刚才的青穹一模一样。

  滕飞见自己的手下瞬间被苏白一剑全部斩碎了肉身,于是也停了下来吞噬那一男一女的神魂。

  滕飞并不慌张,只是冷眼看着苏白,道:“兄台,你我素来无仇近来无怨,为何与我为敌?”

  苏白愣了下,滕飞这么一问他倒是不知该作何回答了。

  向来,这种巨擘宗门的世子都无比狂妄嚣张,目中无人。

  这万魔宗的少主滕飞还是他第一个遇到的如此冷静的世子。

  想来,滕飞所问也不无道理,两人确实无仇无怨。

  况且,在苏白看来这种做法有违天和,但在永恒大陆确实再正常不过的事,千百年来一直如此。

  “在下并非与你为敌,不过是念其兄妹二人诸多过于悲惨,心生怜悯之心罢了。”苏白淡淡地说道。

  “哼!”滕飞冷声道。

  他看了看苏白手中翻涌着紫色剑光的长剑,道:“你乃修道者?”

  苏白摇摇头,否认了,说道:“吾既非修道者,亦非修魔者。”

  “若兄台肯卖吾此薄面,吾他日必有报。”苏白说道。

  滕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上下打量着苏白。

  苏白的修为境界确实不高,但是刚才一剑斩败青穹,又是一剑斩碎了自己一众手下。

  这确实让人匪夷所思,而且他从苏白身上感应不到丝毫的修道者气息,也感应不到丝毫的修魔者气息,确实怪异的很。

  “敢问兄台尊姓大名?”滕飞问道。

  “苏白!”

  “好,既然如此,本少主便卖苏兄一个薄面。”滕飞倒也是爽快人,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放掉这一男一女。

  “多谢滕兄。”苏白双手抱拳。

  此人性格豪爽,心思缜密,是个成大事的人,至少他评价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