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87章 中毒?

第187章 中毒?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挂断电话,此时江凝雨的白色奔驰已经到了门口。

  在其车后,一辆黑色的路虎稳稳停下。

  站在二楼窗口前,看着从车里走下来的苏白和江凝雨等人,李箐脸上的冷意浓郁到极致。

  我倒要看看,你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走下楼梯的刹那,她脸色瞬间变得满脸微笑,看着向着大厅内走来的江凝雨,笑道:“凝雨,你这是跑哪里去了,你父亲刚刚还在找你呢!”

  她说话的同时,眼神扫过苏白,眉头陡然挑起,脸色蓦然变冷,装作极为惊讶恼怒的样子,冷声道:“怎么是你们!你来这里干什么?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

  “我看谁敢!”

  江凝雨一步向前,挡在苏白和薛如龙以及唐秋白三人身前,冷冷道:“苏白是我朋友,特意请来为父亲治病的!李姨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箐淡淡看了苏白三人一眼,嗤笑道:“就他?还为行舟治病?凝雨你这也太儿戏了,根本就是胡闹,我不同意!”

  江凝雨冷冷瞥了她一眼,淡淡道:“我请人为父亲治病,不需要任何人同意!”

  李箐脸色也变得冷厉起来,眯眼打量着江凝雨,沉声道:“凝雨,我这是为你父亲安全着想---若是说这小子打架厉害,我倒是相信,可是治病---”

  她不屑一笑,道:“就他们这毛头小子,恐怕连行医之资格证都没有,若是真把你父亲看出个三长两短,谁付的起这个责任?”

  “作为行舟的合法妻子,我有权制止你的行为---”

  江凝雨脸色有些难看,冷冷道:“李箐---”

  “放肆---”一个头头发染成白色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大步走过来,瞪着江凝雨和苏白几人,冷喝道:“江凝雨,你怎么和母亲说话,难道不懂得尊敬长辈吗?”

  “父亲病的时候不在,现在忽然跑来回来假惺惺为他治病,而且还找这几个臭茄子烂番薯来,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李腾!你给闭嘴!”江凝雨毫不客气反击,冷冷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母子两个,打的什么主意,我告诉你们,只要有我江凝雨在一天,江家永远不会落到你们手里!”

  她这话,算是彻底撕破脸,把事情挑明了。

  被她称为李腾的那个白毛年轻人眉毛一挑,不屑一笑,讥讽道:“我现在可是姓江,只要老头子嗝儿屁,到时候你再出嫁,我就是江家的第一继承人---嘿嘿!”

  “你做梦!”江凝雨勃然大怒,眼神如刀,死死盯着他,怒喝道:“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得逞的!给我滚开,我要过去!”

  李腾满脸冷笑,拍了拍手掌,顿时五六个黑衣保镖默默围上来。

  “你们---这是要造反吗?”江凝雨惊怒交加,满脸难以置信。

  江家,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

  “小姐,对不起了!”

  一个领头的中年汉子冷着脸道。

  看到这里,苏白终于忍不住摇头,看了江凝雨一眼,淡笑道:“江老师,接下来,还是交给我吧!”

  江凝雨咬牙点了点头。

  如今的江家,让她陌生的害怕。

  “秋白!”

  “是!”

  唰---

  唐秋白的身影刹那化作一道黑影,如同狼入羊群,刹那惨叫连连,眨眼间一群黑衣人已经全部倒下。

  李腾脸色微白,还未说话,却见李箐忽然露出一抹笑意,淡淡道:“既然凝雨执意如此,那我就不阻拦了,可是呆会若是真出了什么问题---”

  “我负责!”

  苏白淡淡一笑,道:“江夫人,还有疑问吗?”

  李箐深深看了苏白一眼,沉声道:“没了。”

  苏白淡淡点了点头,径直和江凝雨上楼。

  待到苏白几人上楼,脸色难看的李腾皱眉道:“妈,你为什么让他们上去?”

  李箐瞥了他一眼。

  “你拦得住他们?”

  “我---”想起唐秋白恐怖的身手,他背脊一阵发凉,五六个精锐保镖,眨眼就被干倒,简直恐怖到极致。

  李箐看了一眼门外,露出一丝冷笑。

  “你那位便宜大伯也应该到了吧?”

  李腾点了点头,“有您在这里拖延这些时间,江怀仁应该赶到了---”

  “到了就好。”李箐淡淡一笑,道:“那咱们就上楼,等着看好戏吧!”

  你江凝雨请的人不是武功厉害吗?

  难道还能打江行舟的亲大哥不成?

  .............................................................................

  二楼病房内。

  江行舟此时已经服过药,沉睡过去。

  苏白围绕着病床,缓缓查看他的病情。

  而江凝雨则是脸色忐忑的站在远处,紧张的看着苏白。

  “凝雨,不用担心,苏白既然敢来,那就一定有把握,我们要相信他!”薛如龙轻声安慰着她,实际上,他心里此时也是七上八下,这可是全球公认的绝症,苏白真的有办法治好?

  江凝雨深吸口气,点了点头。

  唐秋白却满脸自信,笑道:“你们放心吧,只要老师出手,这地球上还没有他治不好的病。”

  两人默默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半晌。

  苏白缓缓走了过来,眉宇间却又一丝惊疑。

  “怎么样苏白,我父亲还有救吗?”江凝雨看到苏白表情,心中微微一沉,咬着嘴唇问道。

  沉默片刻,苏白忽然摇头。

  江凝雨脸色大变,眼眶通红,正欲说话,却见苏白沉声道:“江老师不要急,江伯伯的病我能治!不过---”

  “不过什么?”江凝雨的心情接连起伏,急切问道。

  苏白眯眼看着她,若有所指道:“你真的确定,江伯伯这是病,而不是中毒?”

  “中毒?”

  苏白的话,如同天雷一般在江凝雨的脑海中炸响,让其面色彻底大变。

  “你的意思是,我父亲这不是有病,而是中毒?”

  苏白淡淡一笑,道:“不错。”

  江凝雨脸色震惊恍惚,一时间难以接受。

  与此同时,房间大门被人轰然撞开,一声不屑的冷喝也随之传来。

  “一派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