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773章 阿奴

第1773章 阿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无极仙尊的投影着实将中央帝城的无数生灵都吓了一跳,但前后也才不多短短时间,无极仙尊的那双巨眼便消失不见。

  天地恢复正常,龙虎斗选拔赛还在继续!

  囚天惨死,南帝猎长空的家奴阿奴成为了新的擂主!

  阿奴仿佛是哑巴一样,从头到尾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就那样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看向远处,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刚才阿奴简单一拳轰碎了囚天的神魂,粉碎了仙尊秘法星辰诀,这等威势让所有的天才们都有所畏惧。

  上台挑战失败是常事,但若是因此而丢了性命那就得不偿失了。

  阿奴没有说话,站在擂台上就像一根柱子,静静地,没有理会台下来自各大界,各大域的修士议论。

  相反南帝猎长空此刻再次向前,冷声说道:“这一届的龙虎斗选拔赛让吾很失望,全是一些贪生怕死之辈,连上擂台的勇气都没有吗?”

  “阿奴不过乃吾之一家奴,若是连家奴都胜不过,尔等还是哪里来的速度滚回哪里去。休要污染帝城的空气,尔等不配前来我中央帝城!”

  猎长空此话比之先前的囚天还要嚣张,过分。但不同的是,猎长空本身就是中央帝城内城的天才!

  其人自称南帝,可想而知狂妄到了什么程度。

  与秋天不一样的是,猎长空确实有狂妄的资本。

  一直有传,其人曾在一处星域,徒手接下真仙一击而没有死!

  因此猎长空的战力到底有多强,一直是个未知数。

  中央帝城内城一直有五大天才南帝猎长空,北王封长清,东圣秦战,西仙李潇潇!

  这四人乃是内城有名的土著,诞生之日无不是天降异象,受尽上天之宠爱,其修为之强,恐怕已经到了一个外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当然最可怕的是内城有着一个帝子,真正的仙帝之子,体内流淌着帝血的可怕存在!

  此人之强,连外城的四大长老都为之叹服,但这帝子极其神秘,鲜有人见过其面。

  谁都没料到,外城的龙虎斗竟然引来了内城的南帝猎长空,要知道内城的修士一向看不起外城,甚至觉得与外城修士同处中央帝城是一种耻辱。

  谁也不知道南帝的此举到底是何用意,究竟有何目的。

  面对猎长空的训斥,侮辱,来自诸天万界的诸多天才都忍气吞声,敢怒不敢。

  毕竟,谁也不想成为出头鸟,更不想成为第二个囚天!

  四大执法长老也有些疑虑,以往每届龙虎斗,内城这些顶级天才一般都是在最后的黑暗决斗才出现。

  这一届,内城南帝猎长空这么快就登场了。

  而且其本人并未动手,而是派出了自己的奴仆。

  如此一来岂不意味着,北王封常清,东圣秦战,西仙子李潇潇也即将现身?

  至于那神秘的帝子,纵然是每一届的黑暗决斗也从未有过现身。

  “当真以为诸天万界只有这中央帝城了吗?”一名来自其他界域的年轻修士实在咽不下心中一口气,大喝一声冲向擂台。

  “兄台,请赐教!”那年轻修士倒是十分客气,冲着阿奴拱了拱手便全身气息涌动。

  璀璨神光冲天而起,化作一道道利剑,朝着阿奴斩了过去。

  那阿奴似乎没有感情,就像冰冷的机器一样,甚至连最基本的神态都没有。

  面对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利剑,阿奴不曾有丝毫动作。

  任凭那足以撕裂空间的利剑一道道斩在自己的身躯之上。

  阿奴没有动弹,周身被那利剑斩开了一道道口子,鲜血从其中洒落而下,更深处可见阴森的白骨。

  此情此景让观战的众多修士心中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大家想不明白这阿奴要干什么。

  面对对方的可怕攻击居然不闪不避,也不做出回应,就如石柱一样立在原地。

  不过由此可见阿奴的实力之强大,纵然浑然不动,也只不过是肉身被撕开了一道道口子罢了,并未伤及神魂。

  “吾命令你将所有挑战者一缕格杀,不得有误!”台下,猎长空似乎对阿奴的表现十分不满,大喝一声。

  阿奴还是没有回应,不过手底下开始有些动作了。

  还是那样简单,朴实的一拳,这一拳划过,成为了擂台上的唯一。

  此平凡的一拳胜过千般法门,速度快到了人体的极限。

  那层层斩落而下的利剑纷纷被震碎,而后余威不减的直接轰在那名修士身上。

  那修士同样难以置信,刚想要躲避,却发现阿奴这一拳根本无法躲避,出了凭借自身硬实力硬抗之外。

  “轰!”那修士的结局与先前的囚天一模一样,全身护体光罩被轰碎,胸前被打出一个巨大的血窟窿,神魂被彻底的震碎。

  那修士露出惊恐之色,惨叫着,努力的想要修复碎开的神魂,可不到片刻便再无动静,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欺人太甚,下手未免太过狠辣了!”又有一名其他星域的天才纵身一跃冲向了擂台。

  “兄弟未免太过无情,动辄震碎他人神魂,上天有好生之德,何须如此!”那修士大义凛然,怒斥了起来。

  可是阿奴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也没有任何表情。

  不过人群之中的苏白这时候注意到,这阿奴还是不经意间瞥了眼擂台下的猎长空。

  “气煞我也!”见阿奴搭都不搭理自己,这名修士肺都要气炸了,直接对阿奴出手。

  阿奴动作简单也朴实,就那样抬手一拳轰杀了过去。

  天地究极奥义似乎就隐藏在这一拳之中,一拳所过,一切花里胡哨的攻击全部粉碎。

  那修士嘴巴张地大大的,倒死都难以相信,这一拳究竟是如何练就的!

  “很好,你表现的不错!”猎长空见阿奴接连一拳轰杀了三人,露出了赞许之色。

  阿奴没有动静,站在擂台上,有狂风吹过。

  此时的阿奴就像杀神一般,站在那里再也无人敢去挑战!

  “这个人太奇怪,从上台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什么表情也没有,世间怎会有如此奇怪的人?”洛天神好奇地说道。

  苏白点点头,道:“此人恐怕超出想象,依我看实力未必会在那神秘南帝之下!”

  “那为何还要听令于南帝?”洛茯神不解道。

  苏白犹豫了,他见这阿奴虽然冷漠无情,一句语也没有,一点表情也没有。

  但他运转雷霆之眼观察之下,见此人满身正气,并不像是心狠手辣,滥杀无辜之辈。

  如此一来,便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人一定有什么东西被所谓的南帝拿捏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