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528章 守墓老人

第1528章 守墓老人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想知道的我都知道。”苏白淡笑了声:“奉劝你们一句,最好不要打乾坤剑的主意,不然的话,你们真的会死的很惨,如果不相信,你们可以再试一试,我现在还没有动杀心,不过你不要以为我弄不死你。”

  苏白声音渐冷,使得暗影阁之人心生畏惧,他们转走便走,继续盯着苏白和白轩对他们而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会因此而招来杀身之祸。

  “好了,以后他们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了。”苏白转身对白轩说道,虽然现在白轩得到了乾坤剑,但他本身修为还不是太强,若是对方有意取他性命,怕是他难活着走出这里。

  苏白愿意护他一程,也算是结个善缘。

  随后,两人准备离开这片坟场,不过就在白轩脚步踏出的那一刻,忽然感觉背后袭来一阵阴风,吹的他心中泛寒,仿佛有一只从黑暗中伸出来的手掌要按住他一般,使得他寸步难行。

  “怎么了?”苏白看着白轩,感觉他有些不太对劲,白轩的喉咙像是被一双手掐着一样,竟然喘不过气来,苏白见势不妙,催动体内雷气化为一只雷霆手印冲击白轩喉咙处的那只黑暗手掌,随后便是有着一道玻璃被打碎的声音响起,白轩的身体变得轻松了许多,他低头看了眼下方,发现地面多了许多黑色的粉末。

  苏白回头看向墓地,眼瞳之中有着雷霆之光闪烁,他看到墓碑的上空凝成了一尊巨大的灰色身影,那尊身影狞笑着盯着两人,一张巨口仿佛要将两人尽数吞噬般。

  然而这一切只有苏白能够看到,白轩是看不到的。

  刚才那只掐住他喉咙的手掌就是那尊巨大的灰影的手掌。

  “你先退。”苏白开口道。

  虽然不知道苏白为何这么说,但直觉告诉白轩这件事情怕是不简单,苏白肯定看到了他看不到的东西。

  “小心一些。”

  说完,白轩便离开了墓地。

  苏白则是看着那尊巨大灰影,开口道:“何方高人在此,不妨出来一见。”

  然而并没有人应他的话,但苏白坚信此地定然有人,而且对方正在暗中窥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既然阁下不肯出来,那我也只能动手了。”

  “太阴神环!”

  苏白双手结印,身躯周围出现一圈圈寒冰光环,上万道寒冰光环炼化此地的阴冷之气,随着苏白心念一动,寒光光环狠狠轰向前方的那尊灰影,仿佛是一道道巨大的锁链般将它的身躯封锁了起来。

  砰砰砰!

  灰影在挣扎,但太阴之力何其强大,根本不给它挣脱的机会,苏白在强行逼迫对方现身。

  “阁下若是再不现身,我这太阴之力可就要将你这宠物彻底锁死了。”

  苏白称那尊灰影为“宠物”,虚空中突然泛起一阵阵波动来。

  “小子,你归属何方势力?”

  一道苍老的声音蓦然间响了起来。

  “阁下不现真身,就这般与我交流?”

  “嗡!”

  苏白话音落下,灰影前果然出现一道七八十岁的老者身影,他须发皆白,看上去仿佛是朽木一般,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格外的恐怖。

  “我是这片墓地的主人,你也可以叫我守墓人。”老者开口道。

  “我叫苏白。”

  既然对方坦诚,苏白自然也不会说虚伪的话。

  而且,对方是守墓人的话,应该不会把他怎么样。

  “你扰了我的清修。”守墓人说道:“还有刚才那个家伙,他手里拿的是乾坤剑吧,不过我觉得现在的他还不配执掌乾坤剑,剑归他手,怕是你做的手脚。”

  苏白没有想到对方一眼就看出了这么多,不过他也只是笑笑:“前辈说笑了,一切皆是缘分。”

  “呵呵,说的倒也是,一切皆是缘分。”守墓老人继续道:“既然你闯入了这里,以后也便留下吧,不用再出去了,正好有个人可以和我这个老朽说说话,我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和正常人交谈过了。”

  话音落下,守墓老人缓缓抬起手掌,袖口之中飞出一道道红色流光,那些流光飞散在墓地四面八方,化为一座巨大的结界将此地整个都封印了起来。

  “前辈,你的要求我怕是不能答应,因为我还要寻找焚莲金焱,必须尽快离开。”

  苏白摇了摇头,时间紧迫,他不能多留。

  “想找焚莲金焱?呵呵,你可知道焚莲金焱在何处?”守墓老人呵呵一笑,使得苏白有些疑惑,难道对方知道焚莲金焱的下落?

  苏白想起了之前九灵族长老和他说的话,在火焰山脉深处也许会有下落,但那只是也许,苏白并不确定那里真的能够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所以,他摇了摇头:“不知。”

  “既然不知,你又去何处寻?你若是愿意留在此地,我倒是可以派人帮你寻找,而且,我知道焚莲金焱的所在地。”

  “人?这里还有活人吗?”

  苏白目光朝四周看去,这里哪儿还有什么活人,放眼望去皆是坟墓。

  “轰隆隆!“

  就在此时,他身边的一座坟墓裂开了,从中爬出一个满身泥土的男人,对方脸色苍白,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生气,显然是个死人。

  “我是这里的守墓人,墓地里的家伙自然也归我管,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让他们为我办任何事情。”

  “可他们毕竟已经死了,何必再去亵渎。”

  苏白依旧摇头:“我不能留在这里。”

  他一步跨出,身影出现在虚空中,眼看着便要离开此地,守墓老人眉头一皱,脸色极为不悦。

  “敬酒不吃吃罚酒!”

  “既然如此,老夫我就给你点儿颜色看看!”

  守墓老人手掌一挥,身后那道巨大的虚影便朝苏白轰出一掌,威压这片天地,苏白单手对着虚空一划,一道锋利的剑光劈斩而下,割裂那道掌印。

  “规则之力!”

  守墓人脸色陡然一变:“你小子竟然掌控了规则的力量!”

  “正是。”苏白低头看了一眼老者:“还望守墓人老前辈不要为难晚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