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王全族的其他几位长老也纷纷动手。

  刹那之间刀光剑影,霹雳轰顶,火光弥漫,战力全开,齐刷刷的打向苏白。

  这该死的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白不紧不慢,对攻击来的招式使用了时间法则,加空间法则,攻击骤然停止,全被吸收在突如其来的黑洞时空之中。

  “你!”王全族的几位长老气得说不出话来。“光天化日之下挑畔央央大族,你是在找死吗?”

  “那敢问这泱泱大族,趁别人度天雷劫的时候前去偷袭,还要脸吗?”

  苏白冷笑,天兵决发动,以空气的气息化作尖锐的匕首,朝着王权族长老攻击过去。

  长老们皱了皱眉头,踏着步子,几个人通力合作使用阵法,一把巨型的剑从天而降,抵挡了天兵决所有的攻击。

  王权族外,因为斗争有所波及,纷纷前来看戏。

  “竟然有不知死活的家伙,过来找王权族的麻烦!”

  “那小子,不就是上次杀了王权重的那个人吗!”

  人群之中有人认出了苏白,倒吸一口冷气。

  以王权族为中心的方圆千里都受到了战斗的波动,宗派名门也过来看戏。

  “有些日子未见到苏兄了,没想到这么快就突破了元婴。”星无涯在王权族外感慨一句。

  他还是没看清苏白的后面,倒是王权皇的未来,最后还是画上了句号。

  郝为人遇到这种事情,自然选择凑热闹。“啧啧,苏白这一下子,不知道把王权族得罪了多少遍。”

  看戏归看戏,没人动手,等到苏白把王权族闹的天翻地覆,一道剑气显现,李九玄已然在王权族上空。

  “苏白!你再敢胡来,我定要你不得好死。”一个被苏白压着打的大能色厉内荏大叫一句。

  苏白随手扔了一道符咒,火光乍现,王权族的几座宫殿都化作废墟。首发..@@@m..

  他今日不过是报天雷偷袭之仇,至于灭门王权族,苏白暂时还做不到。

  毕竟沧澜星域的每一个大族,身后都有强大的力量作为支撑。以现在苏白的实力,恐怕对付不了那些所谓的强大势力。

  不过这样声势浩大的炸房子,那些强大势力不过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看的过去而已。

  发泄完后,苏白心情舒畅,转头要走。

  踏步准备离去的那一瞬间,苏白眉头猛然一挑,他感受到了附近似乎有凝聚道种的存在。

  片刻之间,他便与李九玄对上眼神。

  “这位道友,几日不见,看来你已成功度过了元婴天雷,步入化神,果然是后生可畏。”

  李九玄微微一笑,两个人并肩一同凌空飞行。

  “多谢上次前辈在外面帮我摆平了这些小麻烦,好让我在里面可以安心的渡劫。”苏白对李九玄心存感激的,于是和他客套起来。

  两人御剑飞行许久,选择一处地方,坐下来商讨。

  “诛仙计划之时,我并未看见前辈参加,这一次前辈打算?”苏白其实一直在等三人过来寻找他。

  李九玄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一副沧澜星域的地图从桌子上跃动出来,几个牵动的坐标,正是十四真仙所在的位置。

  “职责所在,如果这几个顽固,一直除去不去,就没有人能突破真仙境界。”

  苏白点头,他已经步入化神,只要后续开始凝聚道种,以后也要慢慢走上真仙的道路,那十四真仙以后必定是他升级路上的一大绊脚石,再加上这一次,这十四真仙已经对他动了杀心。

  “再次启用诛仙计划,有我需要帮忙的地方我定全力以赴。”苏白点头示意。

  李九玄面露欣喜,两个人看着地图上有一点忽明忽暗,这地图适用特等的功法而至,显示被标记人的能力以及气运。

  光点越大就说明此人能力越大,幸运越足,换而之,活的也更久,更不容易对付。

  而那忽明忽暗的坐标就说明,这十四真仙之中,似乎又有一个快要陨落的真仙。

  能绘制这样一副地图,怕是这九玄剑仙下咯不少功夫。

  “那里是……”苏白皱眉。

  “雪山之巅!”李九玄此一出,苏白这次金宝大会不得不去。

  一方面是为了得到九叶圣莲的消息,另一方面就是看看那位雪山之巅的真仙状态,好为下一次诛仙计划做准备。

  “确保这一次诛仙计划之中不会再有叛徒,上一次的计划败露,选时的人已经太过惨重了。”

  苏白目睹这过程,感慨万千。

  李九玄点头。

  大概又过了三四日的时间,到了黑市的竞宝大会。

  几乎全部沧澜星域的实力派人物都在场,毕竟这竞宝大会十年召开一次,每一次所带来的宝贝都是稀奇独有。

  苏白这一次,选择了一块观景非常好并且无人打扰的隔间。

  “苏白……这是师傅叫我问你拿过来的东西。”洛茯神小心翼翼地命人将东西搬进了苏白的隔间之中。

  苏白点点头,看着那东西,好家伙竟然是好几袋的灵石。

  “麻烦黑市主人前辈了。”苏白同洛茯神寒暄两句,走下去到别去看看。

  星空日报的人已经安排在竞宝大会之中观察者个处的动向,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肯定第一时间可以得到消息。

  苏白再一次碰到百一伟,两人对视一眼,倒是百一伟先开口说话:“我记得我曾提醒过你,树大招风,这几日不见,倒是有闹出来一些动静。所幸王权族不过只是倒了几间房子而已,否则追究起来,你身上必定又会有麻烦。”

  百一伟开口说话,倒是有一副自来熟的模样。

  苏白根本猜测不到他的意图,所幸不搭理。

  百一伟也没在继续说什么,他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至于听不听是这个少年自己的选择。

  王权皇的死,并没有在附近掀起什么巨大的波澜,王权族似乎嫌这个消息有些丢人,对外宣称王权皇闭炼走火入魔,最后经脉爆裂而死。

  这消息谁真谁假的,也没有人在乎,只是过了这一段风头,又归于沉寂。

  苏白将所有参加竞宝大会的人都打了一遍,星无涯也看见了苏白,朝着他走了过来。

  “你也对这些宝贝有些兴趣?”

  “过一段时间我要去雪山之巅,无意之中听闻这竞宝大会,有来自于雪山之巅的宝贝就过来瞧一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