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426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第1426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苏白凝神聚力可以感觉出来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似乎涌动着一种特特殊而强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来源于黑暗,可以吞天蔽日,撼动整个星河宇宙!而这大黑暗术的根本来源是源于天道,同大光明术一样。

  苏白身上的修为流失的越来越快,他感觉到出来,太阴之力完全受到了限制,他从天级的元婴,慢慢的降落到初步元婴阶段。

  “大黑暗数虽然无比厉害,但是也有所限制,倘若我是一个无修为的人,他就不可能在吸收我的灵力和修为化作天雷,继续重复攻击……”

  一个荒唐的想法从苏白的脑海里并生出来,如果他当真散尽自己的所有修为和功法会当如何?

  此刻,他并不知道尘微星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王权皇虽然带着众数的人离开,可苏白这渡劫的动静,可谓是让整个沧澜星域撼动!

  “哼,就算这小子有机缘巧合和造化,也扛不住这大黑暗术!”

  王权族的大能纷纷迎合起来:“是呀,那胆大包天的小子根本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死在这一次都天雷之中,也是死不足惜。”

  “只是这天雷之中为何有大黑暗术这等高阶的法术?尘微星天雷劫,整个沧澜星域都有所波及,黑暗已经弥漫了半个星域,倘若不解决掉,恐怕就像天狗食日。”

  提到天狗食日和天狗食天,大家谁的脸色都不好看。

  毕竟它如同浩劫一般的黑暗,存在如此长久的时间,沉寂和死亡弥漫着宇宙的各处地方。

  “不过是一个区区天雷而已,倒不至于引起像天狗食日一样的现象。这大黑暗术是天雷所致,只要天雷中的人因渡劫死去,这大黑暗树叶会自然而然的消失。”

  王权皇并不相信苏白一个区区的元婴天君可以熬的过这场天雷浩劫。

  尘微星……

  苏白掌心汇聚了自己的所有修为,摒弃所有的杂念,他知道这个想法虽然荒唐的很,但是目前为止确实没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度过此劫难。

  “无非还是要尝试一下,大不了重头再来!”苏白豁的出去拿的起放的下。

  早知道,对于修仙者来说,修为算是他们的第二条性命,毁去修为同毁了性命,还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白光骤现,一道耀眼的光直接击中苏白的丹田位置。

  一阵剧痛和丹田处的假丹碎裂,让苏白撑不住,单腿跪在地上。

  他狠狠地咬牙大笑一声:“我苏白跪天道是敬重,不是屈服!种种今日,这元婴到化神的天雷劫,我苏白何曾怕过!”

  话音刚落,修为散尽,苏白重心不稳,差一些跌倒,只见天边的黑暗慢慢退散,第四重天雷渡过,第五重天雷降临……

  第五重天雷降临的之时,风吹云动,阴雨的天色之下,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天雷盘旋在其中。

  这天雷劫似乎变的正常起来,苏白右手捂住丹田处,脸上的笑容更加疯狂。

  黑暗褪去,尘微星外的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所为担心的天狗食日并没有发生,这算是万幸!

  “这小子竟然选择废了自己的修为!”

  李九玄感受到来自元婴假丹的破碎带来的波动,眼中不由的有些震惊!

  不光是李九玄,火烈和雷枭也震撼不已,要知道修为对于一个修行的人意味着什么,尤其在沧澜星域这中修炼为主的大星域,似乎每个人身上都有修为。

  失去修为,就等于舍弃了自己的性命,变成任人宰割的鱼肉。

  “大黑暗术确实麻烦,但是这种自断后路的方法……那少年还有二十多天雷要扛下来,一个肉身凡体,怎么扛得住!”

  “这少年当真拿的起放的下!”

  火烈同雷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前往尘微星,准备把这个少年渡劫。

  李九玄御剑飞行,也跟了过去。

  王权族……

  “哈哈哈,苏白啊苏白!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说罢,王权皇带着一众人等,前往了尘微星。

  尘微星外,天雷滚滚,妖兽嚎叫,震动天际!

  苏白俯身而立。

  “你以为这样夺走我的修为,就能如何嘛?这元婴渡劫的天雷,我抗的过去!”

  狂妄,来自苏白的内心,而不是取决于他现在的实力。

  妖兽虽然出现,朝着苏白过去,但是并没有动苏白一分一毫,而是将苏白团团围住。

  第五重天雷毫不留情的打在苏白的后背,苏白浑身一颤,血肉模糊,又吐了一口血。

  天雷阵阵,随后又是好几道落下!

  苏白双手握拳,朝天大喊着,身体加灵魂的疼痛,被无限的放大,感官也变的敏感起来。

  唯有嘶吼,才能表达对天雷的毫不畏惧!

  “苏白!”

  一阵强势的气息席卷而来,带着修仙者的高傲和狂妄,王权皇几人临空在天雷在,看着苏白。

  “哈哈哈,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怎么样被废去修为的滋味如何?现在的我可以用一根指头就就决定你的生死!”

  王权皇一抬手,苏白被一阵无形的力量扼住住脖子,窒息和死亡的感觉一点一点的充斥在苏白的周围,

  就在此时,一道天雷直击苏白的天灵盖,苏白大叫一声,整个人在电光之下变的惨不忍睹。

  他毫无还手之力……

  “咳咳……”

  苏白虚弱的咳嗽一声,天灵盖的那天雷似乎再一次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脉,血液和筋脉之间变的更加的澄澈和顺畅。

  王权皇带着几个大能,和一位凝聚道种,几个人用法器进去了苏白的天雷劫中。

  王权皇动了动手指,苏白就像一根断线的风筝一样,随意的被他甩过来摔过去的,地面上已经拖出一凌乱的痕迹。

  那是苏白的血!

  “当初你可是豪横的很,现在你看看你的样子,像不像一条只会卑微乞讨的狗?”王权皇把苏白扔在地上,一脚踩在苏白的手上。

  十指连心的痛从手指传过来,遍布全身,饶是如此,苏白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推荐阅读sm..s..

  “怎么样?你求我?”

  居高临下的王权皇和几人都看着苏白大笑。

  几个人的丑恶嘴脸深深地印刻在苏白的眼中,变成不屑和轻视。

  苏白冷笑:“笑话!我苏白还真不知道什么是苟且偷生,什么是卑躬屈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好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