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以血池血液为兵,化作无数血人,争先恐后朝着血魇扑过去,一阵雷火霹雳而至,血池撼动,地宫险些被震碎。

  血魇没想这青年动作如此之快,他还未下梦魇蛊,这人已经看破他的想法。

  “既然来了,就别想从这里离开,通通做我的养料吧!”血魇看了看几人,元婴,凝聚道种,还有大能的人,啧啧,这闯入地宫的人,都是能力之人。

  血奴兽啸!

  一阵血雨腥风掀起,血池中血液凝聚成一只四不像的怪物,发出阵阵吼声,震撼核心位置,悬挂之物,皆被纷纷镇落,碾压为灰烬!

  血魇轻点步伐,躲开血人攻击,眯眼看你的金莲佛身:“人不人,佛不佛,妖不妖的,倒是有趣,我若吸收你的所有,定然实力直指真仙!”

  他伸出长指血爪,朝着金莲佛身扑面而去,金莲佛身一动不动,静等血魇过来。

  金莲佛身凝聚妖力,佛力佛力于右拳,蕴含土木之重,气势雄浑一拳打在血魇的门面上。

  血魇惨叫一声,捂着形变的脸,周身席卷起来黑色迷雾,包围几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就死在梦里吧!”

  “不好!血魇启动了迷失之城!”洛茯神心一惊,现在反应已是来不及了!

  迷失之城是对多人一起发动的梦魇功能,如果在迷失之城里失去自我,就会永久沉睡,成为血魇的养料!

  金莲佛身周身渡了法则保护,防止黑色雾气浸透身心,血魇在发动技能以后已然不见,这里似乎一座空城。

  洛茯神,郝为人等都不见了…

  金莲佛身独步行走在空城街道上,身后阴风阵阵,传来各种声音,百鬼嚎叫。

  “闭嘴!”

  金莲佛身沉声一吼,那些声音硬生生的被吓跑了!

  百鬼惧怕,这男人到底什么来历,气息真可怕…

  迷失之城向来是他们张狂的地方,此时欺压的百鬼蹲在角落瑟瑟发抖。

  “就这实力?还口出狂?血魇,你怕是飘了…”金莲佛身行走半天,不见一抹影子,有些不耐烦。

  于是随手抛出几个功法,一时间轰炸来,整个迷失之城响动,如同面临浩劫…

  “给老子出来一个随便什么鬼!”金莲佛身大呵一句,百鬼又在角落里缩了缩。

  金莲佛身盯着某处躲躲藏藏的鬼一道雷光下去,那鬼怪叫的惨绝人寰,一阵黑烟消失的干干净净。

  不是说是众人的梦魇吗?这迷失之城除了雾气漫天,遮挡的实现不清楚,他也没看出来什么。

  角落处,没被金莲佛身发现的鬼报团哀嚎:“这妖什么来历,身上的黑气好重……”

  血魇一直在迷失之城观察,看见百鬼这副模样,骂了一句:“欺软怕硬的家伙,无用……”

  说罢,他摇身一变,变成一个白发老妪。

  朝着金莲佛身的身边走过去。

  金莲佛身闲的无聊,又遇不见其他人,看见路上飘忽不定的身影,一团磷火过去差一些把血魇伪装的老妪给点着!

  血魇擅长造梦,洞察人心弱点,以恐惧和害怕让入梦的人徘徊在地狱痛苦中。

  可是他看过去却没发现金莲佛身恐惧什么,可以说金莲佛身什么也不畏惧。

  这就难办……

  “你是何人?”

  能在迷失之城出现的,定然不是什么好人,这老妪怕是血魇的人。

  “小伙子,我对你并非有恶意,就是想请你喝茶,我的茶馆就在不远处。”

  血魇挥一挥手,街道的第二家多了一个茶馆来,金莲佛身一眼看穿,陪着血魇开始演戏。

  “再好不过。”

  金莲佛身跟着血魇进了茶馆,两个人坐在红木的椅子上,旁边是沏好的茶,还带着阵阵热气。

  这茶馆也是独特,坐在此处喝茶的妖怪奇形怪状,就连人也不是完整的身子,残缺了什么。

  “小伙子,你从未想过一件事情吗?”血魇功夫不负有人心人,终于发现了金莲佛身的怪异。

  原来这个家伙只是分身……他虽然不知道本尊是谁,但是不妨碍他。

  金莲佛身一边警惕,拿着杯子装作喝茶的模样。茶水都倒在地上。那茶水落地,就是阵阵浓烟,黑气缭绕。

  “何事?”

  “你有没有想过替代那个人的位置?”血魇眯眼看着金莲佛身,想看从金莲佛身的脸上读出贪婪。

  金莲佛身面无表情,心里也清楚些血魇看透了他的分身术,不过这影响不大,只要此人死了,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金莲佛身已然动了杀心,不过他还想陪这个老妪多玩一会,于是假装皱眉,露出思索贪婪模样:“你是说我可以代替他?”

  “是呀…凭什么你是他的分身?或者你可以想一想,你可以杀了他,代替他…”血魇声音带着魅惑,可以激发人内心中的贪婪和欲望。

  可是他低估了眼前的人,金莲佛身哪里是人,是造孽啊!

  金莲佛身双眼一动,血魇伸手露出微笑:“来。附耳过来,我给你说方法。”

  金莲佛身配合,忽然血魇伸出那长长指甲的手,朝着金莲佛身的命门抓过去。

  金莲佛身不动,反手给血魇一巴掌。打的他脸已经形变,一下子现回原型。

  “我早就知道是你了……还有,我从不贪望你说的想法,因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

  血魇想跑,却被金莲佛身抓住了脚踝,整个人就像皮球一般,被踢了起来,上下窜动,直到血魇血肉模糊。

  金莲佛身并没打算轻易放过血魇,而是将他摔在地上,接着双全附着法则,朝着血魇打去。

  “英雄饶命!”血魇大叫一句,他没能入梦,做不到无敌状态,此刻只能被动挨打!

  这真的是一个元婴的实力吗?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大能了吧!

  金莲佛身停手,右手随意捏出一个雷决来,那雷电缠绕在金莲佛身周围,蓄势待发。

  血魇早就被打的不成样子,若不是迷失之城无聊,金莲佛身三招一定要血魇魂飞魄散!

  “这地宫藏了什么好宝贝,你不说说?想独吞?”金莲佛身微笑起来,堪比地狱级别,吓的血魇跪在地上磕了头,好久才哆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