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415章 血魇

第1415章 血魇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周子衡一声,沧然泪下,也动容几个人的心。

  “天妖老祖已经死了…”金莲佛身动容片刻说道。

  周子衡闻声大笑,笑的如此惨烈。大仇不能报,不能手刃仇人,最后在地宫中痛苦而死,周子衡一生也是悲惨!

  “如此,甚好…”说罢,那棋子做的周子衡闭上眼睛,一切幻境都消散,几个人又回到地宫门口。

  “结束了?”洛茯神还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早结束。

  “结束了,周子衡彻底放下了,惘生棋局除了需要大量修为以外,最重要的是要执念或者仇恨支撑。现如今天妖老祖死了,周子衡执念怨气消散,惘生棋局也就没有作用了…”

  惘生棋局,分黑白两子。

  现在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沼泽出涌现不断地枯树骨人和长阶的守墓人存在。

  首先是这两种东西都存在,因为惘生棋局,做成黑子,只要棋局还在,那些东西就永久存在,接连不断。

  黑子制作多为死物,没有意识。

  而白子制作是以活物,这地宫里的或许怕是只有周子衡一人,他将自己分为四个白子,做了双儿,玲儿,天妖老祖,和棋子周子衡四人…

  但是白子虚化,所以攻击就会溃散,一会也就又可以汇聚。惘生棋局逆天之处在于,棋局里不论生死,都是永生。

  周子衡最后做了天妖老祖,怕是也在嘲讽天妖老祖,为得永生,永久被寿命禁锢。

  “这一局棋,走的正妙!”

  郝为人也被周子衡这棋局给震惊住,惘生棋局是禁忌中夹生的产物,亦正亦邪,就看使用者本心如何。

  金莲佛身负手在石碑上,他猜的果然没错,棋局就在石碑上。

  残卷古书一动,把石碑上余留阵法吸收干净。金莲佛身问道:“这惘生棋局阵法精妙,你也想为己所用?”

  残卷古书一动,算是回答。

  金莲佛身心道,虽死犹生,棋局中真假未定,活在棋局外的人说不定早就死了,比如天妖老祖,而棋局内的棋子说不定还以另一种形式永存,比如双儿…

  只是看见这地宫石门,洛茯神心情不悦:“原本以为已经探查进地宫。很快就可以得到珍宝,谁想到绕了一圈回到原点。”

  郝为人正瞧着这石门还有没有别的玄妙之处,只见金莲佛身拳中带刚,覆盖不详法则,夹杂妖气朝着石门重拳落下。

  石门抖动一下,轰的一声碎了。

  我佛慈悲…郝为人不知该说什么。

  “进去吧。”金莲佛身打头阵踏入这地宫中。

  地宫建筑沉闷,一进来仍旧是悠长道路,因为守墓人都被做了棋子,所以这里没什么精怪守护。

  几个人长驱直入到了核心位置。

  天妖族下葬不是土葬,而是悬挂葬法,一进核心位置,头顶就有无数悬挂之物。

  有森森白骨,有一缕衣巾,有身前百战陪伴的武器…挂的五花八门。

  这里充斥着腐朽的黑色,金莲佛身皱皱眉头,那个天妖老祖竟然还对这地宫下手!

  地上残留阵法,正是天妖老祖的杰作,这里已经被榨的干净。

  再走几步,上面的悬挂物都是统一的被抽去血液的尸体,这些尸体都是挂上不久的,地上滴落的血液才凝固不久。

  “这是新的?”洛茯神惊讶一句,可是看着地宫的建造,似乎没人来过这里。

  金莲佛身细细观察着周围的血迹,才道:“这些尸体是一种怪,他们每日重复一件事情,泡血然后悬挂自己,等到几天以后再下去,重新泡血。”

  地上有脚印和血液拖动的痕迹,金莲佛身俯身,用手测量一下地上的血液凝固厚度,已经到达十寸。

  “不足为惧…”郝为人挑眉,对这种小精小怪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而核心位置的中心地方。放着一口楠木棺材,在这种悬挂法的地方,这棺材就很突兀。

  “且过去看看。”洛茯神垫脚飞身,准备跨过,金莲佛身一把拉住洛茯神。

  “别去,这里的小怪不足挂齿,需要注意的是这血液凝固以下的东西!”

  金莲佛身眯眼看着“地面”这血液凝固的太厚,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他们脚下的地方不是地,而是一片血池!

  这里是衣冠冢,怎么也不可能会有血液给这精怪泡,加上地上的血液凝固不平,细细看去,似乎有波动,横在中心的棺材附近有血泽,所以不是放上去,而是浮上去的。

  金莲佛身做嘘声动作,几人都运力起跳,要离开这血池。

  噗呲一声,棺材自己打开,那倒挂的精怪,睁开眼睛,纷纷跳下来,脚下哪里还有什么地面一片血池菱动。

  棺材中,一只修长的手伸出,带着锋利的指甲。苍白无色,只是一动,小精怪们朝着金莲佛身攻击过去。

  郝为人挥手捏灭十一只小精怪,却被冷不防的喷了一身血液。

  恶心!郝为人暴怒,一道雷电激发,地宫动摇,雷电闪眼把整个血池劈了一通,血花四溅,精怪横死在血池中,发出悲鸣哀嚎。

  “这些精怪根本没起杀心,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手的主人缓缓从棺材里起身,一身血衣飘飘,显示在几人面前。

  “阁下是?”金莲佛身眯眼,感受到不到眼前此人的境界,怕是在几人之上。

  打架,金莲佛身从来不怂。

  只是这地宫之中怎么还有活物存在?

  “梦魇之后,血魇。”

  血魇微微一笑,不辨悲喜,看着几人。

  残卷古书记在,梦魇以及梦魇后世都是禁忌旁系所出,一开始不被天道所容纳,随着禁忌被打破,梦魇一族脱离控制。

  只可惜梦魇撑不上妖,也没有实体,只能存活寄托在别人的梦中。

  修为之人对梦魇一类都憎恶的厉害,这东西非妖非魔,悄无声息潜入,便可夺人性命。

  血魇更属于梦魇中难缠的一类,如今出现在地宫之中也不稀奇,更加证明了这地宫有宝贝!

  “梦魇一般活在梦里,直到被寄生人死去,寻找新的宿主,你却在这地宫里生存时间数久,还拥有实体…”

  金莲佛身越说声音越冷,捏了捏吱吱作响的拳头,直接使出天兵决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