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妖宫老祖,虽然一千年前还未灯枯油尽,但是也有想法,趁早做打算。

  周子衡离开试炼场,同双儿回了房间。而天妖宫老祖起身,笑意盈盈的过去拍了青潴一下。“好小子,你也不错,尤其是…神通!”

  他虽然在笑,听着却让人瑟瑟发抖。

  青潴大惊失色,有些惶恐,这天妖宫老祖也是前辈中的前辈,竟然这么近距离的同青潴说话。

  “回去好生修炼吧,来日定然有所成就。”天妖老祖语重心长,看着青潴离开的身影,笑意更加明显。

  郝为人皱皱眉头:“这天妖老祖往青潴身上放了什么?”

  金莲佛身似乎可以弱弱感受到那东西的气息。“一种血重蛊,可以吸食人的精血寿命,为养蛊者所用算是一种阴狠的手段。”

  “啊,这天妖老祖也太不要脸了吧。”洛茯神看完郁闷的厉害。

  这天妖老祖能稳坐十五真仙的位置,怕是因为这不要脸和不择手段吧。

  正阳宫,双儿同周子衡正在下棋。

  “公子今日赢的漂亮…”双儿一见痴心,笑意带着羞怯。

  周子衡端正礼法,客气一声“过奖…我不在的时期,这里可有人为难你?”

  双儿闻,神色觉有变化,似乎害怕什么,最后摇摇头道:“我虽然是妲己后世,身份不尊,但是天妖宫的人都知道我是公子的客人,自然对我也是客气礼貌。”

  周子衡显然不信双儿的话,伸手抓住双儿的手腕探查一番。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你气血空虚?难不成?”周子衡一脸气愤,起身要去找天妖老祖理论。

  他知道此人是谁,没想那人却如此大胆,连他手下的人都敢染指!

  “公子!别去…我只求留在公子身边,报答公子知遇之恩,真的无需麻烦…”双儿泣不成声。

  “可…这叫我怎么能忍!”周子衡冷哼一声,他在意的人怎么会被如此对待!“我定要讨论个结果出来!”

  说罢,周子衡快步离开正阳宫,手中软银剑正铮铮作响。

  “血凝砂,你给我出来!”周子衡冷声一喊,整个殿宇都在抖动。

  血凝砂是天妖宫那时杰出的女辈,也是天妖老祖最宠爱的后辈之一,天妖宫的圣女!

  “哟,你这一大早上的干嘛?我记得你是君子,怎么可以随便乱闯女孩的闺房?”

  语先人一步至,慵懒气息包裹着此人,血凝砂不紧不慢,身着若隐若现的红衣出现在周子衡的面前。

  周子衡一招攻击过去,血凝砂也稳稳接住了周子衡的招式:“怎么了,师兄?我又何处招惹你了?”

  金莲佛身几人也跟着过来看戏,看见血凝砂时,都被此女子的洒脱性感给震惊住。

  “你们在乱看什么!”洛茯神手敲几人脑袋。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某处,略有不满:“就算这血凝砂再美,也不过是死人罢了。”

  说气话,身为女子的洛茯神怎么可能不嫉妒!

  不过血凝砂再怎么有风韵,也美不过双儿,双儿天生媚骨,一举一动之间都是女子的温婉大方,不想血凝砂这般要打要杀!首发..@@@m..

  周子衡出手毫不客气,血凝砂似乎习以为常,两个人风风火火的对起来招式,片刻也是火花四射。

  最后元婴的血凝砂还是败落,被周子衡一掌击中心口,吐了一口鲜血,摆出一副可怜楚楚的姿态。

  “你对双儿做了什么!”周子衡还是同血凝砂有同门之谊,还是没下狠手。

  血凝砂撇撇嘴巴,“师兄,那狐妖本就是一个卑微的妖,你何必有心维护她,更何况天妖老祖同意你留在这一对姐妹的原因,你又不是不清楚!”

  双儿和玲儿同周子衡相遇是在一场沧澜星域的拍卖会上,两个人做为鼎炉身份,被拍卖。幸好周子衡仗义相救。

  妲己后世的鼎炉可是炙手可热,放开这一族身上的咒枷不说,单单挂着仙族的名称,妲己后世的能力就得上天的偏爱。

  他们天生带有法则和道种,虽然不是很高级,可放在沧澜星域,也是罕见,毕竟有人一辈子也不会凝聚一颗道种,现如今,未到元婴后,就可以通过掠夺获取道种。

  这不劳而获的方式,掀起一阵热潮。

  自此,妲己后世就被追杀,今日碰到这两个不仅带了法则还是上好的鼎炉,大家都想占为己有。

  周子衡也就出手,救了两姐妹。

  只是这消息还是传进了天妖宫老祖的耳朵里,那天就同周子衡谈话。

  “这两狐妖可留在这里。不过子衡,她们身份特殊,你可知道吾最缺什么!”天妖老祖沉眼看着周子衡。

  周子衡不同意,拔出软银剑就同天妖老祖对抗。

  天妖老祖一招就把周子衡打在地上趴着起不来。“你虽然年少义气,不过还是太年轻了,有大能实力又如何,同真仙还是天差地别。我吾只需要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把你完虐!”

  “老祖,生死看淡,难道不是您教我们的吗?如今您也想用他们做鼎炉,为自己延年益寿?”周子衡吐了一口鲜血,气愤不已。

  金莲佛身看见此,叹了一口气,“周子衡是君子,所以他善良,或许因为他的善良,才造就以后得悲剧。”

  其他剧情不用看就知道,周子衡敌不过天妖老祖,所以最后收手妥协,按着老祖的意思,同双儿两个人吟诗作对,互有好感。

  只因老祖说,这阵法需要献祭的人心甘情愿付出过真情,又被深深所伤害。

  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这就是天妖老祖为追求永生付出的一切。

  “难不成你对双儿动心了?我不过就是让她帮了一个小忙而已,话说起来,这双儿作为鼎炉也是不错的各中尤味,你一品就知…”

  血凝砂说完此话,周子衡的软银剑已经落在她的脖子上,只要轻轻用力,血凝砂就可以身首异处!

  两人僵持一会,最后还是周子衡放下软银剑。

  差不多过了,青潴一族遭受不明势力影响,最后灭族。天妖老祖正坐在阵法中,吸收了上百青潴族人的精血后,天妖老祖睁眼就感觉到全身充满活力。

  头顶的星辰颤动,这是来自真仙的实力,星辰尽毁,日夜颠倒,低等种族灭绝,众人臣服。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