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37章 又一宗师!

第137章 又一宗师!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修法之人,一入御神,乃为真人!

  御神真人和武道境界的化境宗师同尊,每一尊都是不出世的大人物。

  自己面前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瘦小黑袍老者,居然是个御神真人?

  唐念微心神震动,脸色恍惚,回过神时,深吸口气脸色恭敬无比,连忙对着连经纶拜道:“有劳连真人了!”

  “好说!”

  ......................

  与此同时,潘阳湖湖心岛度假酒店。

  在江州,有两处顶级大佬的聚会之地,其一是城南云苍山脚下的苍云山庄,其二就是这最近几年才建成的城北潘阳湖度假酒店。

  十几年前,城北新区还是一片破败荒芜,号称千亩青水的潘阳湖已经枯竭到不到百亩的范围。后来,新区规划以后,沈道如的如道集团花费大代价,引水入湖,造就了如今江州最为豪华的湖心度假酒店。

  在这里住上一晚,最少也要花费数千大洋,而且最关键这里还不是有钱就能入住的地方,能在这里入住的,都是江州三市首屈一指的大富豪,大人物。

  湖心度假酒店顶层套房内。

  明亮的落地窗外,是潘阳湖一望无际的水景,碧青色的湖水让人看之心旷神怡。

  一个身着白色麻布长衣的英俊混血青年,负手而立于窗前,身上自然有着一股无形的气势散发开。

  在其身后的沙发上,将天晟轻轻摇着一杯红酒,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眼神深处却有着一股焦虑。

  良久,混血青年缓缓转身,淡淡看了将天晟一眼,笑道:“将市长,恕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我虽然不惧那苏白,但是却也不想无辜招惹如此强敌,所以,将市长还是请回吧!”

  连沈道如出面都奈何不得那家伙,你真当我一点都不关注江州局势吗?那如今苏白在江州的名头如此之大,他岂能一点不知?

  这将天晟居然只凭几句话,就想自己和那苏白为敌,真把自己当成傻子了?

  将天晟闻,眼眸微动,深吸口气,道:“雷大师,这苏白和唐家关系匪浅,若是你想对付唐家,这苏白定是绊脚石!”

  “这些就不劳将先生费心了!”雷林淡淡笑道,“我这里还有些事情,就不多留将市长了,请---”

  将天晟放下酒杯,眼眸闪过一丝冷色,沉声道:“雷大师真的一点都不在意这苏白吗?”

  “既然如此,我就再卖你一个消息---一月之前,邢家老三,邢远山大师和徒弟秘密潜入江州欲要斩杀唐安国,却莫名身死,你可知是谁杀了他们?”

  “嗯?”雷林眼眸中刹那爆发出一股冷意,道:“难道我师叔他们,不是被唐安国杀死的?”

  将天晟眼眸中闪过一丝得逞之意,淡淡笑道:“你真的以为唐安国能是邢大师他们的对手?那一日,出手杀死邢大师师徒的另有其人,而此人正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苏白!”

  雷林眼眸闪过一丝杀意,冷冷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将天晟眉头微皱,正欲说话,却见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看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喜意,淡淡道:“雷大师信不信将某都无所谓了,但是有个消息将某必须告诉你---就在刚刚,将家姐弟已经去了苏家别墅求救!唐安国不搬救兵,可不代表唐家的其他人不会---啧啧,以我对苏白的了解,这次他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我将家在江州的实力虽然不如唐家,但也绝不容小觑,我之前的话,雷大师还是考虑清楚的好。”

  雷林眼眸微凝,深深看了他一眼,正欲说话,忽然间一股强大无比威压从天而降。

  “放肆!”

  随着一声惊雷般的怒喝,一道灰袍身影如同天神一般凭空出现在潘阳湖湖面,手掌如刀,轰然斩落。

  “轰---哗啦!

  巨大气刃携带这无匹的锋利,刹那撕裂空气,那波光粼粼的湖面,瞬间被气刃划出一道巨大裂缝!

  “桀桀,居然还藏着一位化境宗师?看老夫‘鬼灵大手印’!”

  气刃所至,一道虚幻的黑袍老者身影被逼出来,他看着眼前的巨大气刃,不敢怠慢,怪笑一声,周身黑雾蓦然大盛,眨眼间在眼前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掌印时,狠狠的拍击在那道巨大的气刃上。

  “砰!”

  巨大爆炸声响起时,湖面上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坑洞,足足过了半天水流才将其填满。

  酒店内一片嘈杂,众人脸色震撼,纷纷走到窗口,遥遥望着湖面上踩水而立的两道身影,心神骇然,满脸惊疑。

  “这是什么情况?”

  “踏水而行!这是绝世武道高手的标志啊!这两人最少是内劲后期的大高手!没想到,我今日居然有幸看到两位内劲大师对决!”

  “内劲后期未未必能够做到踏水而行,而且刚刚那交手的威势,怕也不是内劲武者能发出的!”酒店内,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脸色凝重道极致,缓缓分析道。

  “啊?陈老您的意思是---这两位是---化境宗师?”

  房间内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脸色顿时大变,遥遥看着窗外。

  那被称为陈老的老者,深吸口气,沉声道:“如果老朽猜的不错,这两位应该是化境的宗师高手!”

  顿时,房间内众人哗然。

  这一刻,如同老者房间这一幕,正在整个酒店内上演。

  而顶层套房内,雷林死死盯着那道黑袍身影,脸色阴沉无比。

  将天晟更是瞳孔紧缩,半晌才沉声道:“这老者正是之前沈道如的神秘护卫,如今已经被苏白收服---如果我猜的没错,他应该是冲着雷大师你来的。”

  雷林沉默不语,只是脸色却阴沉到极致,他深吸口气,看了将天晟一眼,道:“我答应你,先联手铲除那苏白!”

  将天晟顿时大喜。

  “不过,将市长是不是也该拿出些合作的诚意?”他讥讽一笑,道:“不是我瞧不起将市长,若是按照将家如今的实力,想要对付那苏白还是弱了些---”

  “放心!”将天晟淡淡一笑,自信道:“既然我敢找雷大师合作,那就有地牌对付那苏白!多余的不说,我只能说我将家的底牌,绝不会弱于湖面上的那两位!”

  雷林眼里诧异之色一闪而逝,看着自信无比的将天晟,眯眼笑道:“将家果然藏龙卧虎,雷林佩服!”

  “雷大师过誉了---”

  窗外,湖面上。

  灰袍老者佝偻的背脊一瞬挺直,整个人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一般,皱眉看着连经纶,喝道:“阁下到底是谁?为何欲要袭击我家少主?”

  连经纶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老夫奉主人之名,前来取那雷小子的项上人头!”

  灰袍老者脸色瞬间冷冽,“今日,有我在,我看谁能动我家少主分毫!你若是就此离去,我不与你为难,否则,别怪我剑下无情!”

  “废话真多!”连经纶不耐烦冷哼一声,“想要阻我,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