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王权族祖地。

  此时,一道沉睡不知道多少岁月出意识苏醒,散发出腐朽、衰老的气息,声音冷冽至极:“三形戟的器灵陨落了,是谁干的?”

  震怒的声音传遍王权族祖地每一个角落,让所有族人匍匐在地一脸虔诚。

  王权族的当代族长,一位大能巅峰凝聚道种,活了六千多年的存在,在外人眼神,无敌的象征,此刻却惶恐无比,让别人看见,一定震惊不已。

  “老祖。”王权族的族长,王权尊一脸恭敬之色,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他所拥有的一切地位、权势、势力,都是眼前这位腐朽的老人赐予的。更何况,这位看似腐朽的不像话,像是从旧日的坟场里爬出来的老人,只有他知道有多么恐怖。

  一个眼神,就能让一颗星辰炸开。

  王权尊战战兢兢的将前因后果讲了出来,全程心惊肉跳。

  这道腐朽的意识像是沉睡了,一语不发,王权尊也不敢说一句话。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这道腐朽的意识道:“三形戟是我早年,陪伴我征战一生的兵器,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来。”

  “是!”王权尊应声道。

  “你且退下吧。”这道腐朽的意识,像是刚消化完食物的老人,有些昏昏欲睡。

  王权尊恭恭敬敬的离开了,立马又恢复成外人眼中威严的面孔,一副掌控一切的模样。

  ......

  黄昏星。

  苏白拿着三形戟,露出有趣的神色,在别人眼里,却是如同恶魔,毛骨悚然。

  一件仙宝,即使是没有器灵的,被苏白获得,这意味着什么不而喻,让他们浑身战栗,只恨不得逃出这颗星球。

  “各位,怎么不留下来好好说一下话,我可是舍不得你们走。”苏白森然道。

  仙宝之威爆发,三形戟化作一嘴神山,足足有一座大洲大小,狠狠砸下,整个黄昏星都输狠狠一颤,溅起遮天尘土,迅速从两级扩散,形成一个完全的圆。

  大地在开裂,火山在爆发,这一幕景象如同末日。

  不少修士被火山淹没,修为较弱的直接成为飞灰。

  逃!

  所有人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拼了命的逃离黄昏星,可是很快,他们被一道巨大的天网覆盖,无法逃出这颗星球。用来囚禁苏白的天罗地网,终究是作茧自缚。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我老婆生了。”

  “不光是我老婆,我老娘也生了!”

  “绕我们一命吧!”

  一些修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断磕头求饶。

  苏白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手中的神山镇压而下。抬起之时,地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圆坑,里面满是压成肉泥的尸体。

  “苏白,我和你拼了!”

  一些知道自己无法逃脱的修士,彻底极其了凶狠的性子,施展神通,轰击向苏白。苏白手掌一番,火之法则出现,三形戟化作一头火龙。

  四周的空间极度扭曲,滴喷发出一道道火柱。

  顷刻间,一片灰烬坠落下来。

  这些都是元婴天君的骨灰,不是凡物,坠落在一些土地上。不出十年,这些土地必定成为沃土,灵气激增。

  所谓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

  唯有死亡,这些修士体内的灵气和能力,才会重新回归这片天地。

  “你们似乎很想离开这颗星球。”苏白冷冽一笑。

  哗啦!

  金之法则出现,三形戟化作一柄金色巨剑,凌厉至极,斩过天际,哧的一声,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天幕都有被划开了,所有人的法阵,统统破碎。

  这些修士大喜,纷纷逃离这颗星球。

  其中不乏覃族、王权族这些十大古族的修士,心里在盘算着如何下一次彻底击杀苏白。

  可他们刚逃到一半,就感到一种大恐惧,头皮发麻。

  一道剑光在天际瞬闪而过,这些人的身体,一分为二,坠落回大地。

  苏白神念扩散,看见一个熟人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笑,瞬间出现在他面前:“你这是要忘哪里逃?”

  这人正是林奕,沉声道:“苏白,你别太过分了。”

  有仙宝在手的苏白,他绝对不是对手,林奕只有一门心思的逃跑。

  “我很过分,你又能怎么样?”苏白眼中杀意浮现。

  “有本事,你别用仙宝,我们堂堂正正一战。”林奕眼底闪烁着阴唳的光芒。

  “如你所愿。”苏白看穿了林奕的激将法,冷笑一声,将仙宝暂时放下。

  在暗中,还有不少股强大的气息在蛰伏,时刻准备着偷袭他。

  “天心狮拳!”

  就在三形戟撤下的时,林奕率先出手,不给苏白反应的时间,凝聚的神通轰杀向苏白。

  苏白也是一拳轰出,雷电之力瞬间凝聚,爆发出摧枯拉朽的力量。

  轰!

  林奕的拳头瞬间洗稀巴烂,整条手臂炸开。

  一股恐怖的力量,摧毁了他的一切生机。

  “不可能!?”林奕一脸的不可置信,没有想到苏白的实力会如此强大,而后整个人炸开,就连神魂也都粉碎了。

  堂堂虎榜第二,未来必定成为元婴天君的天才,就这么陨落了。

  苏白没有第一时间召回三形戟,眼神冷漠的扫视四周,等待着暗中的人出手。

  倏然,空气震荡,一道气息模糊,有意遮掩面目的元婴天君出手了。这是一个年轻的不像话的元婴天君,算得上一位年轻强者。

  苏白豁然转身,一剑劈出一道剑气,这位年轻强者一脸骇然,挡下这道触不及防的剑气,脸上的面罩被苏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摘了下来。

  看见面目时,杀意暴涨。

  这是太苍阁的真传弟子,竟也来袭击他!

  这人遮住了自己的脸,一脸惊慌的后退,被苏白冻结空间,瞬间追上,紫霄剑斩了下来。

  “苏白,我是李师兄的人!”这个太苍阁的真传弟子大叫一声。

  但剑气丝毫不停顿,一剑斩下一颗眼睛瞪得浑圆的头颅。

  李闯!

  苏白没有想到,太苍阁真传弟子之间勾心斗角,已经不惜到了这种程度。

  唰!

  就在这时,又有人偷袭。

  三形戟立马回到苏白手中,金之法则出现,爆发出凌厉的气息,砍中一具身体。

  “你,你是故意这么做的!”这个偷袭的元婴天君看了一眼刺进胸口的三形戟,瞬间反应过来,一脸悔恨之色。

  可惜,一切都完了,他的生机瞬间断绝。

  蛰伏在暗中的其他元婴的,也都都被吓得不轻。通过这句话他们明白了过来,苏白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存在。

  浩瀚的黄昏星,充斥着浓郁到化不开的血气,冷风吹过山岭,所见的算是去染血的大地,像是犁庭扫穴,经历了一场大清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