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巨子说的是,我不该冲撞巨子。”权衡利弊下,宁风很是不甘一字一句道。

  一旁的佛魔,早已经惊呆了。

  他这个师叔,当真恐怖,不是元婴,胜似元婴,全程将宁风压制的抬不起头。

  王权重则是脸色几度变幻,越发不淡定了,不知道心里想的什么。

  “这种实力,你早晚会拥有的。”苏白拍了拍佛魔的肩膀,为他打气。

  “那是自然。”佛魔理所因当的开口。

  苏白看向王权重,漠然道:“王权兄,接下来可是太苍阁的内事了,你一个外人待在这里可不好。”

  王权重盯着苏白,皮笑肉不笑,道:“宁风是我的好友,说起来我的三祖母也曾嫁给过太苍阁的李阁老,也算半个太苍阁的人,怎么是外人呢?”

  苏白也没有想到会有这层关系,道:“你想怎么样?”

  “我只是觉得,巨子未免太严苛,太苍阁的法,我想在太苍阁初代阁主创立太苍阁时,就不希望后世巨子滥用职权。”王权重笑里藏刀,“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和巨子交手三招。”

  “三招之内,我赢了,你得向宁兄赔错,打自己三个耳光。”

  “你输了呢?”苏白冷声道。

  “我输了,打我三个耳光。”王权重道,“放心,我不会以高境界你,但我们,只比真元,不必肉身。”

  苏白的肉身多么可怕,他是亲眼目睹,他断然是不敢。

  而比真元的话,就算他压制了境界,真元也是实打实的元婴天君级的,碾压苏白不在话下。

  就算有弃天的威胁,他不能动用家族的力量,抹杀苏白,也要想方设法的对付苏白。

  他就是要让苏白尝试道失败的滋味,给道心留下阴影。最好是让苏白失控暴走,他有理由击杀苏白。

  就算是巨子又如何?

  他相信,有王权族撑腰,太苍阁不敢动他。

  “好!”

  苏白点了点头,眼神幽邃,开口道:“我赢了的话,只需要你一丝不挂,绕着太苍阁跑一百圈。”

  “师叔......”佛魔欲又止,担忧之色溢于表。

  毕竟王权重是龙榜第十一名的存在,仅次于那十个怪物,战力之强,元婴天君后期都不可挡,即使是压制了修为,也不可小觑,苏白和他交手,太吃亏了。

  “放心,我赢定了。”苏白信心十足道。

  见苏白这番神色,王权重分外不满,冷哼一声,元婴天君级的气息迅速降低,直到金丹巅峰,但依旧很是恐怖,压迫的空间扭曲,元婴天君都要心惊胆战。

  这就是龙榜强者的实力,上此榜者,就可能是沧澜星域未来的真仙,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就是龙榜第十一吗?”佛魔心神微微一颤。

  即使是没有了元婴天君的气息,也堪比元婴天君!

  第一招!

  苏白凝聚神通,体表法则碎片浮现,一道道雷电在掌中凝聚,释放出可怕的气息。

  王权重炼化了龙丹碎片,自然也有法则碎片浮现而出,形成法则外衣。

  与此同时,他的手掌虚空一抓,一道如血的残阳出现。

  “血阳诀!”

  苏白和王权重交起手来,顿感觉压迫感,宁风与其相比,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

  那轮残阳,狠狠砸在雷电上,炸开一道道能量涟漪。

  苏白身躯狠狠一颤,平息气血,第二招快速施展。

  以天兵诀为主,三绝剑气为辅,道道剑气纵横激射,撕裂一切。

  “区区天兵诀而已。”王权重不屑一笑,心头却一凛,将自身的感知给屏蔽掉了。

  这也是对抗天兵诀的一种办法。

  屏蔽自身感知,就不会受到天兵诀的影响,但却无异于作茧自缚。不过,那元婴天君级的真元,弥补了这一点,汹涌爆发,几乎凝聚成一片汪洋,倾泻而出。

  王权族的神通,以攻击力见长,其中最为声名赫赫的就是金鹏九击!

  一个腾转,王权重化作了一只金鹏,浑身金光璀璨,手爪狠狠抓下苏白,宛如金鹏之爪,锐利气息尽显。

  嘭的一声,苏白体表的一部分法则碎片被炸裂了。

  苏白以太阴之眼化解,太阴指也是激射出一道指芒。

  嘭!

  这一击过后,王权重看着自己肩胛的一道指洞,神色骇然。

  没有想到,苏白这一指会洞穿他的肩胛。这完全不应该啊,除非一种可能。

  想到这种可能,王权重就心神一颤。

  这就是苏白的真元强度,不亚于元婴天君!

  “无论是肉身,还是真元,都不输于元婴天君,这是个怪物吗?”

  就在王权重震惊时,第三招对撞开始了。

  苏白将各种神通凝聚,先天一气大手印、不灭神雷、太阴指......凝成一只巨掌,轰击而下。

  宁风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面色剧变。

  如果刚才和苏白对战,面对这一击,他绝无活命的可能!

  “横击九天!”

  王权重彻底成了金鹏,凝聚着最强的攻击,一头金鹏从天,狠狠镇压下来。

  轰!

  这一击造成的余波,惊动了整个太苍阁,让各个高层脸色一变,真传弟子看向苏白的住宅,一脸的不可思议。

  唰、唰......

  一道道气息强大的身影,奔赴而来。

  ......

  佛魔死死地盯着战斗余波中的两道身影,拳头捏的嵌进肉里都浑然不觉。

  宁风也很是紧张。

  这关系到他是的脸面,苏白赢了,接下来的时,想都不敢想。

  终于,战斗余波彻底散去,苏白转过身来,胸口血迹斑斑,露出了一个微笑。王权重一个趔趄,险些倒在地上,半边身子都彻底瘫了。

  那被太阴之力所伤的部位,伤口难以愈合。

  三招之约,苏白赢了。

  佛魔彻底松了一口气,一脸惨白之色,身躯都在发颤。

  “按照规定,抽自己耳光吧,抽到我满意为止。”苏白冷冷地看着宁风,后者死死盯着苏白,像是有杀父之仇。

  一个抽在脸上,宁风的眼眸狰狞无比,将苏白的身影,死死烙印在眼中,杀气冲天。

  “你没有吃饭吗?”苏白眼神一厉,冷声道。

  啪!

  突然,一个响亮至极的耳光,震的湖水都荡漾起来,宁风的半张脸,高高肿起。

  “这才叫抽耳光嘛。”苏白冷冷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