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266章 你算什么东西?

第1266章 你算什么东西?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太苍阁的真传,年龄都是三百岁左右的元婴天君,天赋惊人,却不在龙榜之列。

  而苏白成为假婴修士后,迫切需要和这种级别的天才碰撞,见识一下他们的厉害。

  “只希望,这几年里,你们不要让我失望。”苏白心道,“等我突破元婴天君后,你们都失去了做我对手的资格,在这之前,这是你们唯一的资格。”

  至于突破元婴天君......

  苏白的在疯狂压制境界,不然早就可以突破元婴天君。

  他这一是为了天级元婴,二是为了天劫做准备。

  天知道,自己的第二次天劫,会是何等恐怖,一旦爆发,有很大可能陨落在天劫中。

  苏白看向萧宇声,幽然道:“你说的报酬呢?”

  萧宇声这下想起,拍了一下脑袋,一脸的尴尬。实在是他这时间都在抓紧修炼,差点忘了。

  “在太苍阁修炼两年是机会,换取的这个消息,决定物超所值,这是在我在萧族内部得知的。”

  出卖家族内部消息,还如此心安理得,恐怕修真大世界中,也只有萧宇声独一份了。

  根据萧宇声所说,这个消息被萧族很是重视,牵扯到了萧宇飞的哥哥,萧宇皇这位龙榜强者,未来是否能突破真仙。

  苏白彻底来了兴趣,能决定一人修士的未来能否突破真仙,算是入了苏白的法眼。

  只是,当萧宇声说出这个消息时,苏白彻底震惊了。

  “沧澜之渊!”

  没错,就是沧澜之渊,曾经存在于沧澜星域的宇宙禁区,牵扯到了大道诀下半卷,不知道什么元婴灭亡的宇宙禁区。

  这何止是能决定一个修士未来能否突破真仙!

  能荡灭一个宇宙禁区,这涉及到了仙帝级别的层次。至于仙尊,在怎么惊艳强大,比如前世的苏白,虽斩过仙帝,那也只是一尊老迈衰败的仙帝,不复巅峰战力。

  仙尊中个别逆天的存在,有资格进入宇宙禁区的中心,甚至和禁区中的禁忌人物一战,但从没听说有仙尊荡平一个宇宙禁区。

  萧宇声给苏白的是一副古地图,记载的坐标,位于沧澜星域的边缘地带,偏僻荒凉,没有任何修炼资源,导致这里经常被毗邻沧澜星域的其他星域占领,都无动于衷。

  “这里据说,是一个古遗迹的入口,不过隐藏在虚空深处,加之有古老时代,不知名的古阵存在,以及有人遮掩气息,掩盖天机,导致更难被发现。”

  “不过正因为这个遗迹中天机混乱,和大宇宙的规则迥然不同,自成一系,才会被萧族察觉到。”

  “不过想要进入,却是异常困难,就算进入了,也会被狠狠压制修为,对于那些元婴天君、大能修士很不友好。”

  对上了,全对上了。

  宇宙禁区都是因为自己的恐怖,能混乱天机,属于不可推算的地方。

  内部的规则,和大宇宙规则有别,一些修士进入其中,甚至会变成一个凡人。也只有真仙这种级别的,掌控法则,能抵抗宇宙禁区的规则,能保存部分战力。

  这个古遗迹,会在两年后开启。

  那个时候,苏白早就是元婴天君了。

  ......

  宁风,太苍阁真传第一之一,元婴天君强者。

  他所在的无缺峰,是太苍阁天地灵气最为浓郁的区域之一,也是被人最为羡慕的修炼道场之一。

  就在今日,王权重前来拜访,宁风自然是不敢怠慢,全力招待。

  毕竟王权重是龙榜第十一的存在,仅次于那十个做恐怖的怪物,而他虽也是元婴天君,去知道不如王权重。

  “哈哈,宁兄,别来无恙。”王权重一身黑袍,丰神俊朗,尽显英气,让招待的侍女,频频侧目,巧笑嫣然。

  “不知王权兄有何事?”宁风明知故问,笑呵呵道。

  王权重前来,自然是为了十重道宫而来。每一个龙榜和虎榜的强者,都有三次挑战十重道宫的资格。

  前两次,王权重的最佳成绩是闯到了第八重,配得上他的名声。

  “宁兄何必明知故问?”王权重笑道。

  两人自然少不了一番推杯换盏、欣赏歌舞,王权重抱着一个侍女的细腰,上下其手,重重地将身子贴在一起,很是粗鲁,但侍女却一脸羞红,频送秋波。

  宁风将自己的苦处一股脑的发泄,无意间透露出了苏白成为巨子一事。

  王权重大为震惊,脸色一僵,彻底沉了下去。

  “乖,先离开一会儿,等会儿我再好好临幸你。”王权重挑了一下侍女的下巴。

  侍女懂事的退下了。

  “这件事,你确定是真的?”王权重再次确认一遍。

  “这还能有假吗?”宁风愤愤开口,很是不服道,“哼,一个外人而已,行事如此嚣张,莫以为成为了巨子,太苍阁就是他的了。”

  他选择性失忆,忘记了藏一事是他们在暗中操纵的。

  “这个巨子,我可是要好好拜访他一下。”王权重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森然道。

  这一切,都要拜苏白所赐。

  他被弃天拿来立威,遭到了恐怖的魂伤,即使动用了王权族的底蕴,也好没有彻底愈合。之后,苏白更是大不惭的说,饶他一命,两年之后,必斩他!

  每每想起,王权重就倍感屈辱。

  这个渣滓、臭虫,凭什么敢如此大不惭?

  ......

  扣门声响起了,不速之客前来,但那肆无忌惮的元婴天君的威压,说明了来者不善。

  果不其然,那些真传弟子的反击开始了。

  不过让苏白比较诧异的是,王权重也来了。

  苏白开门,迎接两人。佛门站立一侧,虽在两人的威压下,身躯一颤,但还是冷冷地盯着他们,时刻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佛魔,是你!?”显然,王权重认识佛魔,很是失望道,“没想到,那个大名鼎鼎、恣意猖狂的佛魔,竟然屈膝于他人。”

  “他是我师叔。”佛魔冷冽道。

  “师叔?”王权重发懵了。

  “说起我师傅,你不认识他,但应该印象深刻,深刻到了骨子里。”佛魔继续说道。

  一下子,王权重明白了过来,脸色僵住了。

  他怎么不印像深刻?那个男人,那滔天的妖气,简直是他的梦魇,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恐惧,差点粉碎了他的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