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不过,关于葬神谷的起源,倒是给了苏白很多消息。

  葬神谷所在的葬神星,是某个古遗迹里的星球,那是一座巨大的坟,埋葬着数不尽的强者,葬神星的天空,到处都是高耸的墓碑。

  直到有一天,第一具古尸从葬神谷活出了第二世,但和后来的古尸与众不同的是,这具古尸带着前世的记忆。

  这简直颠覆某种宇宙铁律!

  任何在死质诞生的生命,活出了第二世,和前世早就斩断联系,尘归尘土归土,就算有前世记忆,也会被冥冥中的某种力量斩去。

  “僵尸!”

  苏白一下反应了过来!

  这一切都和僵尸不谋而合。

  那第一具苏醒的古尸,并非活出第二世,而是延续了第一世,生命形态变异,成为了僵尸。

  只是这个僵尸,彻底消失在了沧澜星域。

  “葬神星,疑似属于十大古族之前的地方,看来以后,我不得不再去一趟葬神谷了。”苏白低语道。

  也在这时,古千秋传唤苏白。

  “怎么了,这段时间熟悉的如何?”古千秋笑着问道。

  苏白稍一思考,道:“我有两个问题,不知该不该问?”

  古千秋点头,表示可以询问。

  谁知,第一页问题,就惊的古千秋心里掀起惊涛骇浪,差点失态了。

  “你可知道沧澜之渊?”

  古千秋脸现震惊之色,盯着苏白,神色多次变化:“你是怎么知道沧澜之渊的?”

  见古千秋的神色,苏白知道有戏了,随意编了一个理由,瞎诌道:“我是在记载沧澜星域历史的书里面,看到过有对沧澜之渊的描写,很是模糊,似乎是有意一笔带过。”

  古千秋那个头疼了,叹息道:“有些事,你不该问。现在的你太过于弱小了,接触了不该接触的层面,只会给你招来杀身之祸。”

  “不过,有一些事,告诉你倒是无妨。”

  从古千秋的诉说里,苏白知道了一些关于沧澜之渊的零星传说。

  那是在很久以前,位于沧澜星域中心的一口黑洞,吞噬万物。黑洞里面,是一个恐怖的天地。

  苏白微微惊愕。

  存在于黑洞中的宇宙禁区,苏白还是第一次听说。

  这个时代的人,层因为机缘巧合之下,在时空乱流中发现了关于沧澜之渊的遗迹,从里面的出一个惊人的消息。

  现在的沧澜星域,以前是一个巨大的养尸地,里面存在的都是死人。

  但从一个养尸地变成如此这副模样,却不得而知了。

  古千秋也是一知半解,让苏白颇为失望。

  第二个问题,则是关于九叶圣莲的。

  古千秋再次大吃一惊,眼眸里神色莫名。没想到,这个新巨子,竟然知道很多超级势力都不知道的事。

  这个问题,比之沧澜之渊简单一些。

  “这宗圣物啊,号称生死人肉白骨,能死者的活出第二世,就连传说中的仙帝都寻找一生,未曾寻到。”

  古千秋颇为感慨道:“这九叶圣莲,最开始的记载,是在北斗星域出现过,但昙花一现之后,就遁入星空深入了,不见踪影,但据说有大能修士推测,九叶圣莲可能一百万年,都不会现世了。”

  一百万年,这是一个多么认人绝望的数字。

  一尊仙帝的寿命,也不过如此。

  “就算是没有了九叶圣莲,我也要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找到救回浅语的办法。”苏白心里发誓。

  不过古千秋给出了另一个消息。

  九叶圣莲百万年内不可现,但却存在一颗以前以九叶圣莲的莲花,炼制的逆天仙丹————轮回仙丹!

  但这颗逆天仙丹,丹方已经失传,轮回仙丹不知道遗落在何处。

  这两个问题,都让苏白感到前路渺茫。

  古千秋也是敦促苏白几句,就离开了。苏白打算去找萧宇声,毕竟这货承诺过,只要他得到了在太苍阁修炼两年的机会,就会和苏白同等交换有价值的消息。

  只不过,一件事情的发生,让苏白脸色阴沉。

  作为自己的师侄,苏白还是对佛魔很是照顾了,向古求秋通了话,允许他进入藏内学习功法,但不允许进入第三层。

  佛魔也不亏是被弃天看中的弟子,天赋异禀,在藏书阁翻阅功法典籍时,将其融入自己的佛门功法中,实力大有涨进。

  然而,却被藏里的太苍阁弟子呵斥,不得进入藏书阁并且百般嘲讽,出手打人。

  佛魔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将出演嘲讽的人暴揍了一顿。

  藏里的太苍阁弟子,也是瞬间暴走,围殴佛魔。以佛魔的实力,自然是将这些太苍阁的弟子暴揍了一顿。结果藏里的长老出面了,不问青红皂白,强行镇压佛魔。

  回来的时,佛魔身上的伤口,有神通之力,阻止伤口愈合,脸色苍白如纸。

  “是谁干的?”苏白的心里当即燃起一股无名怒火。

  他昊天仙尊的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就算是在这一世,也不可堕了威名。

  “这件事,用不着你管。”佛门瞥了一眼苏白,依旧一脸的淡漠,但却眼底掠过一抹冷意。

  显然,他是打算等以后自己修为上去了,亲自找回场子。

  苏白知道在佛魔这里问不出什么结果,就找了一个在现场的弟子询问。有苏白巨子的身份摆在这里,这人毕恭毕敬,将来龙去脉,讲的一清二楚。

  苏白的怒火更甚!

  岂有此理。

  那些藏中动手的弟子,大多都是内门弟子,在太苍阁内,位高权重,看人都是鼻孔看人。并且,是他们先动的手,却技不如人,最后却被那位长老,直接打伤佛魔。

  这般不要脸的长老,倒是少见!

  “什么叫藏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苏白念了一句那位传挑衅在先到弟子的话,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谁是阿猫阿狗!”

  当下,二话不说,携雷霆之怒,前往藏。

  “我说了,这件事不需要你出手。”佛魔眉头一皱,有些不悦。

  “师兄既然将你拖给我照顾,我如果连这口气都出不了,还算什么师弟?”苏白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