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116章 斩杀

第1116章 斩杀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元婴天君巅峰!

  元婴天君后期!

  元婴天君中期!

  ......

  一直到元婴天君初期,境界隐隐不稳。

  “我要跌落元婴境界了。”黄金古鳄的声音都在颤抖,这个结果比杀了他还要难受,看向苏白的眼神,唳气冲天。

  虽有重修的经验在,可要重回元婴天君,至少得花500年。

  可天仙强者,寿命只有区区一千年,他会瞬间衰老。

  “我们现在可以公平一战了。”苏白最后狠狠一削,黄金古鳄的修为跌落了元婴天君。

  那伟岸的身躯,腰也弯了不少,面如刀削的年轻面庞,不满皱纹。

  从一个中年男子,瞬间成为一个老者的模样。

  磅礴至极的力量,快速消散在地球之中。

  跌落到天仙后期的黄金古鳄,犹自接受不了这个打击,狠狠地看着苏白。他的寿命,因为跌落境界只剩下了三百年。而想要重修到元婴天君,最少需要五百年。

  也就是说,他这一生都无望恢复修为。

  “小畜生!”这位一手毁灭上古地球文明的大妖,悲愤怒吼,可当看向苏白那冷的吓得的目光时,心脏狠狠一颤。

  嘭!

  苏白这一次没有动用气运之力,天仙中期的他,本就可以击杀天仙后期,黄金古鳄直接被一拳轰飞!

  而后,就是一顿暴打。

  黄金古鳄从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加凄惨、更加弱小。

  认为这是一场梦,恨不得立刻醒来,而后逃离地球,回到他那一族的族地。

  一连串的暴打之后,黄金古鳄的肉身第三十多次,被轰碎了,只留下一道神魂,被苏白死死拽在手里,只需要轻轻一抹,就会彻底消散在这片天地间。

  “别杀我......”

  “我发誓,这一辈子都不在踏足地球半步。”

  黄金古鳄的神魂虚弱无比,开口求饶。

  “呵呵,一辈子不得踏足地球?什么时候,屠杀了万灵的血凶,都有资格为自己开脱?”

  “绝不能轻饶他!”

  “黄金古鳄,必须死!”

  无论是女子、老者、男人,全都冷嘲讽,悲愤怒吼,眼睛都要瞪裂了。他们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爱人、亲人、好友,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死在他们眼前。

  这种血恨,就算是星河崩陨、天地荒老,都不足以抹平!

  苏白迅速翻阅了黄金古鳄的神魂记忆,得知了这一族在星空中的族地之后,眼眸杀气凛然。

  “沧澜星域,古鳄星。”

  这是一个极度血腥、残忍的种族,在宇宙中掀起过血雨腥风,族中有大能修士坐镇。

  黄金古鳄的神魂瞬间没抹杀。

  “他日,必踏灭这一族。”苏白发誓。

  轰!

  那些背叛地球,还没有被一网打尽的修士们,看着黄金古鳄陨落,只觉得天都塌陷了,压的他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脸色煞白,被一群极度悲伤中的地球修士,围殴,大卸八块,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哎。”

  苍幽天君的意识看着这片劫后余生的残破大地,轻声一叹,那是完成某种夙愿后的解脱。

  这道意识,在化作光点,快速消散。

  “前辈。”杜老一时凝噎,不知道说什么。

  “没什么好悲伤的,苍幽天君早在上古地球大劫时就陨落了,我只是他的一道意识。”苍幽天君一副洒脱之色,“我这道意识,也终于是撑不住了,说实话,如果黄金古鳄在晚苏醒个十年,我可能早就撑不住了,被岁月的力量无情的消弥。”

  “尘归尘土归土,属于旧时代的我,能见证这一个新时代的未来,我已经很满足了。”

  苍幽天君的意识眺望着地球的天穹,露出一抹缅怀。

  “只是,老朋友,你是我生命的延续......”

  话还没说完,苍幽天君的这道意识彻底消散了。

  幽域幡的器灵有所感应,猛然一震,发出悲鸣之声,滔天魔气悍然爆发,冲向那团消散的光点,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天渊道人、旱魃、赢勾三个旧时代的天君,沉默许久。

  而后,赢勾道:“于毁灭中涅槃,在大劫中新生,这个新时代,是一个百废待兴的时候,一切的秩序,等着重建。”

  黄金古鳄已死。

  许久地球修士,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回想起刚才的灭世般的压迫感,压的他们的灵魂都要崩溃,几乎绝望,所有人一阵后怕。

  突然,有人痛哭,有人大笑,笑中蕴含了泪水。

  “啊,我的妻子!”

  “我恨啊,这个世上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不然我会替我的儿子扛下所有,我要他活!”

  人的一生,并非因为短暂而遗憾,而是因其没有重来的机会。

  苏白将夏浅语的真灵轻柔的抓在手里,看着那道沉睡着的,几乎要消失的意识,一阵懊悔。不惜一切代价,调动地球之力。

  轰!

  瞬息之间,整个地球的力量,注入夏浅语的真灵中。在一股恐怖浩瀚,令无数地球修士顶礼膜拜的威能中,夏浅语的真灵,从濒死的边缘拉了回来。

  苏白将夏浅语的真灵放入在百慕大海域中得到的那座缩小成耳坠大小的巨大宫殿,小心翼翼的保管起来。

  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成为救世主的苏白,在所有人心中具有绝对的权威。

  新时代的重建由他引导必定很快步入正轨。

  但苏白心情很是沉重,没有任何兴趣做这种事,将其全权交给了杜老、若云、天渊道人几人。

  苏白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身为气运之子......真是一个甩手掌柜。”天渊道人摇头苦笑。

  虽是这么说,但他对重建新时代的事,充满了极大的兴趣和热枕。

  苍幽天君、神慧佛君,你们的付出,都是值得肯定的。

  整个地球沉寂在巨大的悲恸之中,在一段时间里,没有办法消散。

  时间是最大的毒药,也是最好的解药。

  很多看似不可愈合的伤口,都会在时间的作用下,逐渐愈合。

  正所谓,死者已斯,生者当自强!

  杜老、天渊道人、旱魃、赢勾几人,商讨着新秩序的建立。而孔雀少君、狐魅儿、白非烟等人,也很快振作起来。

  在火星上的薛墨浓,也被苏白接回了地球。

  母子时隔十多年,再度相见,自然有很多思念要说。

  “母亲......”苏白看着薛墨浓那张绝美、慈祥的脸,尽管前世身为仙尊,但一想起儿时岁月,一股浓浓地,无法割舍的亲情,涌上心头。

  “臭小子,这么久没见,长大了,人也变帅气了。”

  虽然因为身高原因,苏白低下头,薛墨浓才能摸到他的脑袋,但还是一如十年前,摸着那个小男孩的脑袋。

  “哎,其实你已经做的足够出色了,没有救下那个女孩,不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