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115章 公平一战?

第1115章 公平一战?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而那些地仙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直接肉身炸开,神魂湮灭。

  锵!

  苏白大手一召,紫霄剑出现在手中,如今的紫霄剑,在一部分地球气运之力的滋养下,已经晋级中品灵宝,威力更加恐怖。

  劈出的剑光,割裂了空间。

  剑尖一点,整片天地全是剑鸣,铿锵震耳,让人心神骇然。空间之中,泛起一道道涟漪,波及之下,裂天矛的煞气被抵消的一干二净。

  嘭!

  紫霄剑和裂天矛狠狠碰撞在了一起,如同尖峰对麦芒,锋锐难当。

  这一片空间瞬间破碎。

  葬天!

  葬地!

  葬仙

  ......

  葬鬼神!

  剑诀施展,葬鬼神出!

  苏白挥剑,一抹剑光乍现,天地之间,有鬼神陨落、天地同悲血雨飘零的惊悚画面浮现。

  随着这一剑劈下,如同蕴含整个时代的悲恸、愤怒!

  黄金古鳄直接被劈飞出去,在这种剑诀之下,毫无抵抗之力,瞬间肉身破碎。

  虽震惊于苏白这一剑的恐怖,但黄金古鳄脸上的狞笑越来越重,他彻底不服输,认为自己不可能败在一个后生小辈手上:“尽管让他多流血吧,我流的血越多,你就越接近死亡。”

  苏白再度将其劈飞出去,撞碎一座山峰。

  黄金古鳄已然鲜血如注,但笑的却越发残忍、阴森,那溢出的妖血,突然流转着一层妖光,悬浮在半空。

  刹那间,空间凝固。

  每一道血珠,都爆射而出,能洞穿一切。

  “大荒妖王经!”

  黄金古鳄施展自己的核心功法,蛮荒之气爆发。那些血珠,在这一刻,注入了一种神秘的力量,变得更加可怕。

  “吼!”

  苏白一声大吼,白发瞬间血红,一身血衣,眼眸更是红的如同蕴含一片染血的世界。

  半妖化!

  现在的苏白,活脱脱像是一个妖族。

  “佛妖同体!”黄金古鳄瞬间看出来了端倪,再度被震惊,都快要疯了。

  一剑荡出,妖气激荡。

  血光淹没一切!

  所有血珠都被吞噬。

  黄金古鳄再度被轰碎身躯,在远处重塑血肉,阴沉的脸色,狰狞中带着狂怒、癫疯!

  一次又一次的被压制,让他这尊妖君,很难接受这种后果。

  “吼!”

  终于,他显化出了真身,那是一只身影通天的巨鳄,浑身金黄,宛如黄金铸成,透发出凌厉的气息。在其额头位置,更有一截角格外显眼。

  龙角!

  这头黄金古鳄,在血脉进化上,没有彻底遵循本族,而是选择了化龙之路!

  啪!啪!

  一根尾巴,狠狠甩来,如一截神鞭,抽击的空间作响,裂痕弥补。

  硬接一击之后,紫霄剑都在微微轻颤。

  唰、唰......

  一道道剑气斩杀而出,形成一片巨大的剑网,覆盖一片天地。然而,黄金古鳄怡然无惧,一根尾巴,抽碎一切。

  简直就是无物不破!

  苏白身影瞬闪,左手一道道掌心雷轰杀在黄金古鳄身上,被那黄金身躯,一一化解。就连不灭神雷,也只是在上面留下一道浅浅地印痕。

  另一边。

  背叛地球的修士,已经不全部肃清,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着苏白和黄金古鳄一战的最后结果。

  他们都不知道地球的天道意志、气运之子这些事,为苏白以天仙中期的修为,大战黄金古鳄而深深地折服,只是眼里满是担忧。

  毕竟这头大妖,极其难以击杀。

  “这个苏扒皮,又更加强大了!”烛阴兽则是内心悲愤大吼。

  身为烛阴血脉,在修炼速度上被一个人类压制,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

  烛阴兽顿感,自己距离解脱的日子,遥遥无期。

  “浅语的真灵在崩溃。”白非烟都快急哭了,“浅语,你一定要挺过来啊,苏白还等着你呢。”

  “姐姐。”萝莉姐妹大急。

  好在,小舞接近夏浅语的真灵时,一道仙光自动溢入夏浅语的真灵中,缓解了崩溃的趋势。

  “她的真灵,太弱了,稍微被一阵风吹,就有消散的可能。”杜老检查一遍,摇头叹气道。

  就算夏浅语的血脉之力在过于逆天,但真灵始终太脆弱了。绝大多数修士,在神魂寂灭的一刻,就代表着真正的死亡,脆弱的真灵根本不能久存于世。

  夏浅语的真灵能保存下来,救赎不幸中的万幸。

  除非是有仙尊强者,为其护法,重塑灵魂,才能救活夏浅语。

  若云将星元古树直接放在夏浅语的真灵身旁,瞬间聚集无尽的生命精气,注入其中。

  “我也是尽力了。”若云叹了一口气道。

  萝莉姐妹知道自己身上的仙光能稳固夏浅语的真灵,也是时刻不离她的身边。

  另一边,战斗彻底白热化。

  气运之力加身的苏白,几乎碾压着黄金古鳄,让其节节败退,身上血流如注。

  轰!

  黄金古鳄横飞,稳定身形之后,极度不甘,眼眸血红,道:“这不公平啊!”

  “你有整个地球的气运之力加身,在地球几乎立于不败之地之地,除非是大能修士降临,以绝对力量碾压你。”

  “你明明只是一个天仙中期的蝼蚁,应该被我轻松捏死!”

  越说,黄金古鳄眼中的唳气就越发强烈,这种巨大的反差,让他接受不了。

  明明不是他实力不济!

  “敢不敢和我公平一战?”黄金古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苏白。

  “公平?”

  苏白冷漠道:“如果我生在你那个时代,我会为我自己只有元婴天君的修为,感到羞耻。”

  “你!”

  被狠狠嘲讽一波的黄金古鳄,怒不可遏。

  刻接下来,苏白的动作,让他勃然变色:“你要干什么!?”

  啪!

  苏白对力量的掌控,秒到巅峰,在地球力量的加持下,一巴掌抽在黄金古鳄身上,以羞辱的姿势,翻滚在地。

  他的元婴,也暗淡了一分。

  啪啪啪!

  明明一次就能解决,苏白连续重复几十次,为的就是发泄心中的怒火,要将黄金古鳄活活虐.杀。

  黄金古鳄被一次次的抽的骨断筋折,鲜血直流,骨头茬子都暴露了出来,模样无比期待。

  更跟羞辱比起来,更让黄金古鳄震怒的是,他的修为居然在被一次次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