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086章 时间不多了

第1086章 时间不多了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哈哈......愤怒了吧,想要杀了我吧,可我现在的战力,已经比之前更加强大了。”老妪狞笑道,“我会让你的母亲,眼睁睁的看着你的神魂被我一刀刀割下,然后在我面前哭泣、求饶、绝望。”

  “这幅人间悲剧的画面,一定很美丽。”

  得益于薛墨浓的一丝太阴本源,老妪的战力瞬间攀升到了一个巅峰。第一时间重创苍幽天君的意识,这才是最保险的。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

  苍幽天君可是在上古时期给他留下了很大的恐惧。

  一想到等下能在次击杀苍幽天君,老妪的脸上就有一抹变态的兴奋。那道梦魇,在她心里盘踞了两千多年,是时候除去了。

  殊不知,被一片神光笼罩的苏白,平淡的眼眸中,露出了一抹戏谑。

  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前辈,可否让我主导我的身体?”苏白心道。

  苍幽天君的意识在思考其他事,同时也代表默认了。

  下一秒,天雷不灭体、妖王体、金莲佛身、太阴圣体同时开启,疯狂运转。

  雷电、妖气、佛光、太阴之力,同时爆发。

  嗜血、暴虐、邪恶、慈悲、阴森、至阳至刚......种种矛盾且对立的气息,在苏白身上不可思议的共存,就像是万物混沌的源头。

  在元婴天君级的战力加持下,简直就像是一尊禁忌魔神降临。

  整颗冥王星上,被混乱的气息充斥。

  锵!

  剑光惊天。

  紫霄剑狠狠斩落,劈出一条千丈沟壑。

  太阴国度被瞬间破灭,老妪身影急退,在万米之外,身影冲向天空,快速捏印。

  “太阴伏魔!”

  太阴之力凝聚的符文突现,狠狠镇压向剑光。

  咔!

  符文一触即溃。

  苏白荡剑,雷电、太阴之力、佛光、妖气,在紫霄剑上流转。

  像是受到了主人的情绪感染,剑神血红,如同泣血。

  “葬仙。”

  “葬魔。”

  “葬天。”

  “葬己身。”

  “葬万界!”

  比之三绝剑气更可怕的“葬万界”,在元婴天君级的力量加持下,一气呵成。

  剑气划破空间时,一曲葬歌在天地间出现,悲凉、凄伤、大恸!

  像是一个时代毁灭时,最后的文明见证者的哭泣。

  带着一个时代的悲伤,天空出现瓢泼血雨。

  噗!

  一剑,将老妪劈的四分五裂。

  肉身刚重塑时,苏白压迫而来,将光如匹练,瞬发而出。早一片光幕中,地面出现一条深渊。

  薛墨浓看呆了。

  那张苍白的绝美脸庞满是震惊之色。

  他的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可怕了,掌控了这么强大的剑诀?

  就连苍幽天君的意识,也都眼中闪过一抹惊艳,若有所思起来了。

  “啊啊啊!”老妪愤怒咆哮,老脸狰狞。

  大战越发激烈。

  战至五十多招时,苏白身上也书负伤,但老妪身上的伤势更加严重。

  “可惜了,这股元婴天君级的力量,还是达不到我的预期,无法发挥出我目前这个状态最巅峰的战力。”苏白叹息道。

  不然老妪早就被他一剑斩了。

  苍幽天君的意识:“......”

  这一刻,他有一种暴打苏白的冲动。

  别将馒头不当粮食。

  换做其他天仙短暂拥有了元婴天君级的战力,早就感恩戴德了。

  “阴煞!”

  被重伤的老妪,眼眸中有血光涌现,眼角裂开,流出两股血水。

  紧接着,七窍,乃至于全身,全都裂开血痕,溢出汩汩鲜血。

  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阴风怒吼,阴气如从九幽地狱而来,吹向人间。

  一头头凶神恶煞的阴物出现,栩栩如生,阴气之浓烈,让苏白都是面色微凛。

  冥犬、红莲阴魔、九幽犼......传说中的阴间鬼物出现,浑身流淌着令人作呕的脓血。

  太阴圣体的一则传说,号称和不为人知的阴间有关,那是一个法则和修真大世界完全对立的死者世界。

  只有死人才能进去。

  而太阴血脉则是阴间的代人,可以活人入死域。

  这则传闻,一直没有被证实。

  但是......

  “太阴秘术,我有且掌控了一则。”苏白冷笑道。

  无间阴狱!

  太阴仙帝的《太阴仙术》中的这则禁忌秘术,被他第二次施展。

  轰!

  苏白的一只眼眸里,一片浩瀚的阴间浮现。

  死气森森、尸骨堆积成山,整个死者的世界被一团业火笼罩,在剧烈燃烧,似乎永恒不止。

  山川、丘陵,连同天幕,都被火焰笼罩。

  这团火焰颠覆常理,阴冷至极,将这个世界当成了养料,或者正是这个世界本身的规则之一。

  业火将冥犬、红莲阴魔、九幽犼这些阴物瞬间点燃,噗嗤做响。就像是遇见了命中的天地,刻在骨子里的梦魇被完全激发,凶性被恐惧取代。

  “啊!”老妪也是被阴冷的火焰笼罩,瞬间烧成一团灰烬。

  只留下一道虚弱的神魂。

  被苏白拘禁过来,在老妪的神魂惨绝人寰的叫声中,那一丝太阴本源被硬生生抽离出来,被苏白小心翼翼的打进薛墨浓体内,老妪的神魂在快速消散。

  “小杂种,你不得好死。”老妪的神魂在最后一刻,发出诅咒,“在你杀死我的一刻,太阴血杀令就以及启动了,你必将遭到太阴圣宗无止境的追杀。”

  苏白的背后,一道诡异的诅咒烙印下来,化作一道森林地狱的印记,异常的血红,透着一丝诡异的血腥,而后又快速暗淡下来。

  “母亲。”苏白唤了一句。

  收回这一丝太阴本源之后,薛墨浓苍白的脸色正常了很多。

  苏白将薛墨浓身上的封印破解。

  一道地仙后期的气息,迅速释放而出,让苏白微微诧异。

  “白儿。”薛墨浓喊道。

  被囚禁在太阴圣宗的这十几年,常年累月的折磨,让薛墨浓的心神疲惫不堪,如果不是为了哪怕再看爱子一面,早就已经自尽了。

  母子相逢,时隔十多年,有浓浓地亲情,想说的话太多了。

  “这些煽情的话就少说了。”突然,苍幽天君的意识在苏白心里响起。

  “时间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