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035章 夏浅语的变化

第1035章 夏浅语的变化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可惜的,苏白也没有和弱者讲道理的习惯。

  “这所谓的圣血,恐怕给活人使用了,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苏白将一瓶装着圣血的瓶子捡起来,冷笑一声。

  那滴所谓的“圣血”,在他的炼化上,瞬间原形毕露,充满了阴邪、诡异、诅咒的气息。

  老妪知道被地狱之主欺骗了,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神色几次变幻后,她冷哼道:“好你个地狱之主,居心叵测,罗斯家族和你们地狱的合作,从今天开始没必要继续了。”

  “我这就告辞了!”老妪转身欲走。

  说起来,他只是一个被蒙在鼓里的人,和苏白也没有什么恩怨。在他的意料中,苏白应该不会拦住他。

  可是,当烛阴兽气势汹汹的挡在她面前时,老妪的脸色瞬间一黑,看向苏白,冷然道:“来自东方的小子,不要太过分了,我罗斯家族好歹也有地仙后期的圣者坐镇。”

  “地仙后期,好厉害哦。”烛阴兽一副害怕的模样,眼中的讥讽,却不加掩饰。

  从老妪一开始,帮助地狱之主攻击苏白,就已经注定了她的死刑。

  烛阴兽直接扑杀过去。

  太阴之力爆发。

  交手四五招之后,老妪的气生机彻底消失,死前怨毒无比道:“罗斯家族,不会放过你们的。”

  “告诉我,那头僵尸龙在哪里?”苏白开门见山,直接逼问,一身强大的威压,笼罩而下。

  “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地狱之主开口道,眼底有一丝慌乱和战栗。

  他一旦将僵尸龙的消息告诉苏白。

  那么留在他神魂深处的印记,就会直接将他抹杀。

  嘭!

  苏白没有废话,直接将地狱之主的肉身轰炸,打算拘谨神魂,搜找记忆。

  然而,就在肉身炸开的一瞬间,地狱之主的神魂,释放出一股僵尸特有的气息,夺舍了一直站在他肩膀上的那只黑鸦的身体。

  黑鸦身体一颤,眼睛瞬间变得血红、诡异。

  “呱,呱,呱......”

  一连串难听、不祥的叫声发出,黑鸦冲出了教堂。顿时,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穹,被一道昏暗的云层覆盖,一道道雷电之力在快速孕育。

  僵尸,号称跳出三界之外,不在无形之中,自然是不被上天允许存在的种族。

  在光天化日之下显露自己的气息,必将遭受天谴。

  一连串的雷电劈下,黑鸦的一只翅膀鲜血淋漓,即将坠落之时,强撑着自己的身体,极其坚强的,再度飞了起来。

  他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僵尸龙。

  佩罗娜小镇的几个居民,很是不幸的,殃及池鱼,被雷电劈成灰烬。

  “追!”苏白开口道。

  两人一妖,展开了对黑鸦的追击。

  本想拘谨地狱之主的神魂的苏白,见地狱之主夺舍了黑鸦的身体,将计就计,给了他逃跑的时间。

  毕竟,在绝望之中,给人一丝希望,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会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支撑着自己想要做的事。

  这远远比苏白强行搜魂,来的实在。

  苏白等人,特意隐匿了自己的气息,并且和黑鸦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让其发现不了他们。

  经过一天一夜的赶路,地狱之主确定了已经吃从那道梦魇般的身影的手中逃过,彻底松了一口气。

  他也累了,找了一间位于椰树林中的破烂房屋里休息,隐藏自己的气息。

  毕竟那股僵尸的气息,太遭上天注意了,逃到哪里,雷电就追到哪里。

  天刚一亮。

  恢复了大部分精神的地狱之主再次上路。

  让苏白诧异的时,他的飞行路线,竟是向东南海岸飞行,彻底远离了米国的本土。

  那里有大西洋的洋流,海上飓风,摧毁一切。

  像是被一片神秘的规则主导一般,苏白进入其中,明显感觉到了,这片天地的磁场,彻底紊乱。

  仿佛是有一尊仙神,改写了天地秩序。

  苏白从一片飓风中穿越而过时,绕是天雷不灭体,也感到了刺痛。

  又是一天的飞行。

  地狱之主已经疲惫不堪了。

  苏白、夏浅语、烛阴兽,已经进入了一片距离迷国900公里的陌生海域。

  突然,苏白的身躯一颤。

  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挤压,颇为难受。烛阴兽仗着地仙中期的修为,虽在艰难支撑,但还算无恙。

  夏浅语就直接一声气息紊乱。

  “浅语。”苏白喊了一声。

  就在要以自身气息,笼罩夏浅语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夏浅语的娇躯,突然狠狠一颤,爆发出一团炽烈的火焰。

  像是某种意识觉醒一般。

  这团火焰虽然很是微弱,比之苏白见过的世间任何火焰的本源气息,都还要可怕。

  就像是一种上位者,对于下位者,有着灵魂层面的天然压制。

  就算是赤凤真炎在其面前,都不堪一击。

  轰隆!

  夏浅语的意识突然模糊了,眼神中充满了冷艳、高贵的神色,身上的火焰,变幻成了紫色。

  阴阳对立,水火不容。

  身怀太阴血脉的苏白,反应最为激烈,血脉之力差点被刺激的暴走,被苏白强行镇压下来。

  好在,夏浅语身上的火焰,毫无征兆的出现,又毫无征兆的收敛。

  模糊的意识清醒过来,眼中的冷艳、高贵,隐没了下来。

  “我,我这是怎么了。”夏浅语神色一阵恍惚。

  “浅语,你刚才有什么异样的感觉?”苏白沉声道。

  毕竟是他的女人,苏白不希望夏浅语有任何潜在的危险。

  烛阴兽也是支楞着耳朵,凑了过来,很是好奇。刚才的紫色火焰,让他的血脉都在悸动。

  “我只是刚才的一瞬间,感应到了有一道意志,她要......”

  突然,夏浅语的话戛然而止。

  眼前的空间,像是一张纸,在被扭曲成不同的维度。连同苏白的神魂,也在这一瞬间,有一种要被扭曲的感觉。

  像是进入了一个黑洞之中,视线变得昏暗起来。

  苏白的神念扩散而出,发现自己置身一片幽邃的不见底深蓝寒域。

  海底是无数触礁的客船、航机的残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