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络腮胡汉子喷出一大口鲜血,惊骇莫名、恐惧道:“它地狱的魔犬,实在是太可怕了,难道上帝的预要成真的了?”

  “一群神神叨叨,精神病晚期的病人,神特么烦!”烛阴兽眸子阴冷,一爪子将络腮胡汉子的身躯拍的四分五裂。

  “亚索!”一众胸前挂着十字架的西方人,惊恐大叫。

  吸血鬼的帮凶太可怕了。

  阿门,请神保佑我,消灭邪恶!

  烛阴兽凶性大发,顷刻间,太阴之力扩散而出,一众西方强着被瞬间冰封,如同一具具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雕像。

  只是在风吹进来时,化作拍碎屑。

  汤姆大爷一家子吓的瑟瑟发抖,一股不可名状的恐惧,充斥全身。

  哦!

  上帝!

  我看见了什么?

  一群上帝的神使,以及两个恶魔。

  汤姆大爷的普通人的世界观,彻底崩塌了,心知在这种存在面前,不可反抗。

  于是,苏白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

  只是,汤姆大爷的回答,让苏白很是失望。

  咬死汤姆大爷一家三口的并不是僵尸龙,而是被僵尸龙咬了之后的第二代僵尸所为。

  苏白给了汤姆大爷一家三口一个痛苦,结束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一生。

  “回去吧。”苏白道。

  回到酒店之后,苏白心中立刻升腾起一股怒火。因为整个酒店,被一团浓郁至极的黑气笼罩,前台的服务员,以及七窍流血而死。

  夏浅语正在和一个人西方的女人大战。

  娇躯上覆盖上一层火焰,恐怖高温融化身周的一切。这个西方女人也是神境修为,在一场恶战之后,夏浅语将之彻底击杀。

  “看来,有人知道了我们来到米国。”苏白沉声道。

  他是来调查僵尸龙的事情的,如果其他人和他做对,苏白不介意将之碾杀。

  “好恶心,我要换一件衣服。”夏浅语看了一眼衣服上黑色粘液,换了一件连体裙。

  就在这时,酒店之外,已经停满了警车,米国的警察,一手护盾,一手长枪,严阵以待,包围了酒店。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停止一切没必要的反抗。”一个人高马大的米国警官,用扩音器大吼了一句。

  苏白走了出来,夏浅语挽着苏白的隔壁,身后跟着一头小狗崽子,宛如一对相爱多年的情侣,带着一只宠物狗来度假。

  米国警察一拥而上,要将苏白和夏浅语摁倒在地。

  “人不是我们杀的,劝你们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否则后果自负。”苏白冷然道。

  虽然整座酒店,只有他和夏浅语还或者,他们俩成了最大的怀疑目标,但对于米国警察,苏白难得解释,也不屑解释什么。

  旁边的米国警察大怒,手枪抵在苏白太阳穴上。

  轰隆!

  下一秒,十多辆警车,如同演电影一般,被一股无形的气浪掀翻出去,砸了个稀巴烂。

  地上倒了一群米国警察。

  苏白和夏浅语,离开了这里。

  第二日,这件事惊动了整个佛罗里达州,州电视台,报道了这一事件,酒店也被严密封锁。

  苏白和夏浅语成了通缉犯。

  “没想到,来了一趟米国,我成了罪犯。”苏白笑了笑道。

  只是,眼神骤冷。

  这很显然,是有人故意设局针对了他。

  不过苏白也不打算在米国久带着,找到僵尸龙之后,就打算离开这里。

  在佛罗里达州暗中蛰伏了两天的时间,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修士而,早已经可以扭曲一个地方的规则,自然也就不在乎通缉犯的身份。

  “我的修为,突破了神境中期!”夏浅语也没有松懈自己的修炼,在苏白的指点下,第一时间告诉了这个好消息。

  同时,在外打听消息,如同一个跑腿命的烛阴兽回来,愤愤地看了一眼苏白:“你要的消息,我再地下黑市打定到了。”

  这个世界,有光明正大的一面,自然也有隐藏泥垢之中,不见天日的一面。

  地下黑市,是佛罗里达州各种地下势力组建的地方,鱼龙混杂,隐匿着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

  自然也有关于吸血鬼的消息。

  “短短十天时间,米国五十个州都有吸血鬼事件发生,其中有七个州最为惨烈,有七万人遭到袭击!”

  这七万人,以僵尸龙的精力,一个个吸,压根在这么断的时间内不可能完成。

  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有很多被僵尸龙感染的人,成为了二代僵尸,然后继续吸人血,成为三代僵尸。

  就像滚雪球一样,越发壮大。

  而这头僵尸龙的野心,是想要组建一只僵尸军团。

  “这种有谋划的事,真的只是一个僵尸能做的出来的?”夏浅语黛眉微皱,疑惑起来。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是如此的诡异。

  苏白眉头一皱,眼中冷意一闪而逝。

  “看来,有人撑不住性子了。”夏浅语何其聪慧,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哼!”

  烛阴兽直接一声冷哼。

  一股强大的气场释放而出。

  大门直接破碎,外面一道身上缭绕着血光的身影,显然没有预料到这一幕,倒飞了出去,直接从高空摔了下去。

  好在,这是一个西方强者,这点高度摔不死他。

  一声怒吼发出,一道狼狈的身影冲了上来,身上血光越发浓烈,眼中杀气腾腾。

  一柄钢刀,泛出妖异的血红,朝苏白的面门,径直的劈来。

  夏浅语脸色一冷,出现在苏白面前,一脚踢飞钢刀,连同这人的身体,在半空中不四分五裂,鲜血迸溅。

  这一幕,吓的很多路过的行人,惊恐大叫,鸟兽而散。

  “法克,给我上,我就不信宰不了他们!”一声大吼响起,一个女人却在后退。

  她的身前,一群身披血衣,面色阴冷的西方强者,如同悍不怕死的死士,一拥而上。

  这些人都是神境的修为。

  但蚂蚁在多,终究不入巨龙的眼。苏白和烛阴兽没有出手,夏浅语一人杀向这群西方强者。这是对夏浅语的一种磨砺,毕竟她的资质,强大的令人发指,只不过先前被地球的天地灵气桎梏,难以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