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都市绝品霸主木木鱼猫 > 第10章 武道宗师!

第10章 武道宗师!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鹰钩鼻老者这一爪锋利无比,唐安国虽然竭力闪躲,但却依旧被他抓到肩膀。

  “撕拉---”

  随着一声布匹撕裂的声音,唐安国左臂肩膀上的一块连血肉硬生生被撕裂,鲜血瞬间染红他的半截衣袖。

  “爷爷!”唐念微眼睛瞬间红了,连忙冲过去扶住脸色苍白的唐安国。

  唐安国喘了口粗气,“我没事,待会趁机和苏先生离去。先保住性命,才能为我报仇!”

  语罢,他深吸口气,对着苏白请求道:“小兄弟,拜托了,一定要带念微走!”他这话语已经从之前的先生,变成了小兄弟了,显然他这是打算孤注一掷了。

  以他的推断,苏白的实力强过唐念微不少,只要他拼死拖住邢老鬼和长发青年,相信苏白能带唐念微逃过一劫!

  苏白自然明白唐安国的打算,忽然摇头一笑:“唐老重了,事情还没到唐老想的那么糟糕---”鹰钩鼻老者实力虽然不弱,但还不放在苏白眼里。

  唐安国看着苏白淡然的神情,微微一愣,心里不由暗暗摇头,这年轻人怕是那个武道世家的刚入世的愣头青吧,到这种关头还如此倨傲?

  鹰钩鼻老者邢远山一击得手,对着身旁的长发青年吩咐几句,并没有给唐安国反应的机会,冷笑一声,身体在原地拉出一道模糊的黑影瞬间向着唐安国扑来!

  唐安国瞳孔紧缩,来不及再说什么,猛地把唐念微推到苏白身后,暴喝一声:“走!”

  话音未落,强提体内不多的劲气,和鹰钩鼻老者缠斗在一起,只是他心脉本就有暗伤,又加上修为低了鹰钩鼻老者一筹,交手短短数招就已经被对方压的堪堪支撑,脸色从潮红变得雪白,不知还能撑多久。

  唐念微两行清泪滑落,银牙紧咬,深深看了唐安国一眼,一不发,转头就走,连一旁的苏白也没有理会丝毫!

  苏白一愣,嘴角露出一抹莫名笑意,这丫头倒是果断!不过,有长发青年在,她想要脱身,恐怕没那么容易!

  果然,唐念微还未走出两步,长发青年的身影就像是鬼魅出现在其面前,嘿嘿冷笑:“唐小姐这是想去哪里啊?”

  唐念微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咬牙间一拳向着长发青年轰去。

  长发青年嘴角掀起一抹嘲讽笑意,身体一动,居然闪身到唐念微身后,轻飘飘的一掌拍在唐念微后背。

  “砰---”

  低沉的击打声响起时,唐念微身形一个踉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双眼通红却借这一击向着马路两边的树林跑去。

  长发青年眉头微凝,冷笑更甚,身形一动,几个呼吸间就拦在唐念微身前,抬手一拳轰出。

  他这一拳,内劲暗蕴,看起来平淡无奇,怕是有千劲巨力,唐念微知道自己是万万接不下来的,一个懒驴打滚堪堪躲过这一拳,还未来得及庆幸,就看到长发青年一掌向着自己的天灵盖劈来!

  一股绝望之意升起时,唐念微心底反而平静下来,只是心里满是不甘。

  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了苏白,随即嘴角露出一抹嘲讽---恐怕那胆小鬼早就借机逃跑了吧?爷爷还想让此人带自己走,真是可笑!不过转念一想,那家伙和她们唐家非亲非故,也确实没必要和她们爷孙一起送死!

  唐安国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睚眦欲裂,却被狞笑的鹰钩鼻老者死死拖住!

  唐念微露出一抹凄惨的笑意,认命般的闭上眼睛。

  可是,下一秒,香消玉损的画面却没出现,一个修长的手掌挡在唐念微额头前,两只手指轻轻夹住长发青年的手掌,让其难以动弹丝毫。

  长发青年脸色愕然,难以置信的看着鬼魅一般出现的苏白,惊怒交加喝道:“你到底是谁?”

  苏白淡淡一笑,道:“我是谁你们没必要知道。两位可否给我个面子,放唐老和唐小姐一马?”

  远处的鹰钩鼻老者面色阴沉,一掌将唐安国拍倒在地,目光阴翳的盯着苏白,沙哑的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要我邢远山给你面子?”

  他话音未落,身形忽然消失,下一刻,一道黑影瞬间向着苏白的眉心袭来!

  苏白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随手一拳轰出。

  “轰---”

  拳头携带无匹的劲风,在邢远山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后发而至径直击在其手掌上。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响起时,邢远山右臂瞬间折断,瘦小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砸落在地上,大口吐血,眼神看着苏白时惊恐交加。

  “你居然是----内劲巅峰?!”

  听到邢远山的话语,被苏白制住的长发青年脸色巨变,眼神闪烁间,眸子深处涌出一抹狠辣,双腮鼓动间,轻轻一吐,一道细小的银色寒芒快若闪电的向着苏白的眉心射去!

  长发青年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再看向苏白时像是看着一个死人,他确信,这么近的距离,就算对方是内劲巅峰的高手也绝对躲不开他的银针暗器。

  银针快若闪电,苏白脸色第一次变化,瞳孔猛然一缩,暴喝道:“找死!”

  他说话的瞬间,猛然吐出一口真元!

  “呼---”

  劲气如剑,携裹着锋利无匹的真元后发而至,轻而易举的将银针摧毁,而后摧枯拉朽的刺.入长发青年的眉心。

  一道血线出现在长发青年眉心时,他眸子里的色彩如潮水一般褪去,脸上依旧有着难以置信和不甘惊恐。

  随手将长发青年的尸体仍在地上,苏白走到目瞪口呆的唐念微身前,道:“唐小姐,你没事吧?”

  唐念微心神震撼,似乎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木然摇了摇头,看着苏白的眼神复杂到了极致。

  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如同一个清秀高中生的家伙,居然是个内劲巅峰的高手!

  鹰钩鼻老者邢远山,看着长发青年的尸体,脸色狰狞怨毒,死死盯着苏白:“好好好!看来阁下决心要与我邢家不死不休了!”

  “你莫要以为内劲巅峰就能张狂,老夫虽不是你对手,但是待我邢氏宗师老祖归来,定要你血债血偿!”

  他撂下一句狠话,毫不犹豫转身就就走。

  苏白实力太过恐怖,他实在提不起对抗的心思,他怕慢了他也走不了了!

  “想走?恐怕没那么容易!”

  苏白冷冷一笑,随手从路边摘下一片绿化带上的树叶,对着邢远山的背影屈指一弹。

  “嗖!”

  那绿叶犹快若闪电,瞬间击到邢远山的后心。

  邢远山的身体猛然一顿,像是被点了定身穴一般,后心涌出一大片殷红,眸子里全是难以置信和惊骇,艰难的回过头,看着苏白。

  “你---你---你不是内劲巅峰---你是......”

  他的话语还未说完,眼眸里的生机却已经消失,直直倒在地上。

  不远处,唐安国内心掀起滔天波浪,眼神闪烁着莫名的色彩,喃喃道:“他当然不是内劲巅峰,他是宗师!“

  “飞花落叶皆可伤人---乃武道宗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