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强宠第一受害者 >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顾凭身上只剩下白单衣, 他的嘴唇也有点发白。

  陈晏定定地注视着他,忽然笑了一下。

  他的笑声很轻柔,又好像带着一点嘲讽:“阿凭是不是还在想, 你如今已经是在陛下面前过脸了。想来我事时,多少也要顾忌一下。以,就算你真触怒了我, 我也不能想关你就关着你, 想要让你消失, 就立刻让你从此消失。”

  刚说完,他就感到顾凭被他扣在掌中的手指迅速冰凉了下去。

  陈晏的就像两颗燃烧的炭珠,那一刻, 猛地闪过一丝烧灼般的红光。

  他轻声:“阿凭不辩解一下吗?”

  辩解?

  顾凭确实什么好辩解的。

  陈晏说的基本都中了。只是一点,他还真不至于自大到觉得有了皇帝,陈晏就不会再对他动手。以他对陈晏的了解,别说现在他只是给皇帝留下了印象, 就算哪一天他成了帝王心腹, 就算他位高权重到出将入相,如果真的触怒了陈晏,人对他动手也不会犹豫一下。

  他只是想着,陈晏不在意, 他身边的人却不一定。

  次的事,虽然他确实忤逆了陈晏的心思,但终究不至于到犯了原则的程度。他仍然待在陈晏的势范围下, 可以为他用, 只是不愿意进入那么核心的位置。

  仅此已,不是大错。

  就算陈晏要罚,应也不会是他最无法接受的那后果。

  但是现在, 既然一切都已经被陈晏点破,他也不想再费那口舌去挣扎了。

  陈晏盯着他。

  他掌心里攥着顾凭的手指。

  那手真凉啊,他明明已经捏得么紧,捏了么久,居然还是无法自的温度过去。就好像他捏着的是一束草木,一块冷铁。

  人站在他面前,样子,看起来真是脆弱。

  他以前总觉得,顾凭比很多人都要脆弱。旁人的刀剑,口笔,权势——那些他身边的很多人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的东西,却通通都能伤到顾凭。那时候他想,他的人,怎么轮得到别人指手画脚?那些他根本就不屑一顾的东西,凭什么敢让顾凭想要避开?

  以,他安排下去,令顾凭出仕。

  从殷涿到朱兴伦,他知,顾凭一直以为他做些,为的是搅郑氏一族和豫王的联姻。

  但是,以他的子,就算要破坏,又怎么会用么迂回的法子?想要让段联姻不成,派人直接暗杀是最一劳永逸的办法。

  安排顾凭入朝其实很简单,但他偏偏绕了么大一圈子,费了么多周折,让顾凭去走皇帝的路。就是因为无论是他还是豫王,打上他们势烙印的,在朝堂上遭遇风波都不会小。

  只有皇帝身边,是唯一可能稳妥一些的地方。

  甚至,他还担心顾凭势单薄,又有家族背景作为依仗,在朝堂的势倾轧中有自保之,还想要暗部的一部分势交到他手上。

  些东西,他从来有对顾凭解释过,明明知顾凭或许误解了,他也不想解释。

  尤其是,他看到顾凭样站在他面前,明明好像么脆弱,好像么近,明明他只要一低头,就可以咬住他的嘴唇,攫取他的呼吸,但他就是知,人在拒绝他。

  人,在拒绝他。

  他无法告诉顾凭,甚至无法告诉自,他意识到一点的时候,在那第一瞬间,他感受到的不是愤怒,不是痛,是一种突如其来,无法形容的混。以前,就算他在战场上被进了九死一生的绝境,他也有混过。就算他的父亲总是隐隐地偏宠他那三弟,无论他付出多少,最后封赏的时候,他有什么,豫王的那份一定不会比他少,他父亲便是不好明着给,也总会暗中补偿。甚至一次,还试图他隔在外面,将一明显助极大的妻室指给豫王……就算面对着些,他颗心,也从来有被伤得混过!

  陈晏大笑了一声,忽然仰起头,往嘴里倒了口酒,然后捏住顾凭的下巴,冷冷地哺给他。

  酒顺着顾凭的唇角滴下来,划过他的下颚。陈晏的动作那么强烈,顾凭恍惚间觉得,那酒似乎不是流进了他的喉咙,是直接撞进了血里。他浑身都慢慢地开始发烫。

  陈晏盯着他,手指轻轻蹭了蹭他的脸颊:“不错,现在看上去总算有点血了。”

  他似笑非笑地:“阿凭,脸太苍白,别人会觉得你在心虚的。”

  说完,他拽过那华美曳地的长袍,披在顾凭身上,给他收紧了衣带。

  陈晏轻声:“今天晚上,你要是不堂堂正正地站在他们面前,以后,就算沈留平安归来,暗部的人,也永远不会再信任你。”

  “走。”他命令。

  夜晚,有的星光好像都熄灭了。顾凭跟着陈晏坐上了一辆马车,车帘垂落,车厢里是一片深浓的漆黑。

  等到有光隐隐约约亮起的时候,马车停下了。

  他们走了下来。

  四周是石壁,上面着炬火,风微微吹过,那长得望不到边的火,好像一条红得透亮的腾蛇,在黑夜里缓缓地游动。

  前方,暗部十门的精锐笔直地站立着。

  炬火摇动,无数阴影投落在他们身上,那些人仿佛变成了阴影的一部分。

  陈晏向前踏出一步。

  暗部十门同时向他极其庄重地一礼,然后,他们缓缓向左右分开,出一长长的石阶。

  顾凭眯起。

  黑暗中,很多景象在他里都有些模糊了。

  他跟着陈晏走了上去。

  不知长阶一共有多少级,只感觉像是很长,很长,就像它通往高不可攀的云巅。

  顾凭知仪式的内容,他记得里应该是他一人走,陈晏会站在最高处的台上等待着。

  但是现在,陈晏走在他身边。

  顾凭微微向他瞥了。

  四面八方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他不能做太大的动作,以一,他只看见了陈晏的下颚。时明时暗的炬火下,那轮廓清晰得像是刀笔削刻。

  ……顾凭忽然想,陈晏么做,是不是想要用为,宣告他的态度,向暗部有人表示对他的信任,去压下那些人的怀疑和抵触?

  他轻轻颤了一下。

  一只手攥住他的手臂。稳住他的身后,那只手迅速松开。

  大袖遮掩,有人看见陈晏的动作。就算是顾凭,也只感到他的衣袖微微动了一下。

  夜风长驱过,顾凭身上那如冰玉织就的长袍被风扬起,猎猎翻滚。无数火光洒在他身上,随着他的动作,漆黑的袍子上宛如起了一痕一痕斑斓的银河。

  那从容的步伐,挺立的身形,真是好风姿!

  山台上,暗部十门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他。

  其实,只要陈晏有命令,便是他们对人再有想法,也会毫无保留地接受。但是一刻,望着他和陈晏并肩拾级上的身影,不少人还真是感到了一种难以表达的味。

  ……好像,殿下之以用么强势的态度表示对人的信任,也不是不能理解了?

  毕竟,样的风姿容止,和他们想象中那卑鄙冷血的小人真是相差太远。反差太大,就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他们想左了。

  一时之间,众人中的冷厉之微微散去。

  虽然不至于一下子就对顾凭恶感顿消,但山谷间的气氛还真不像一开始那么凝滞了。

  终于,顾凭踏上高台。

  仪式的最后一步,是陈晏将代表着暗部辰门的玉牌赐给他。

  四目相对,陈晏望着顾凭,那神好像冰寒如铁,又好像有烈火烧灼。

  山谷中么多的人,么多向他们遥遥投来的目光,但他的睛就只盯着一。

  伸出手,将那枚玉牌系在顾凭腰间后,陈晏轻声:“阿凭,孤许你一诺。你记好了……辈子,你就算死,也只能是在孤的身边!”

  s..book527232531336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强宠第一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