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针推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强宠第一受害者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马车上,赵长起拿起皇帝赐给顾凭的那枚玉扳指,放到阳光下细细看了看,笑道:“顾凭,陛下这是对你留意了。”

  从来帝王随身之物,轻易不会赐人。皇帝曾经赐给顾明成的那把匕首之所以珍贵,也是因为那是他年少时随身带的。

  这些东西,与其说它有多贵重,不如说它代表着一个信号。

  “陛下若是没看上你,多半就会赐你些金银。”赵长起将玉扳指交还给顾凭,长舒了一口气,“能令陛下对你另眼相待,顾凭,你真是不错啊。”

  他虽然嘴上说着“不错”,但心里知道,何止是不错。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这朝堂之上,本就汇集了天底下最才华出众的俊彦,不够出众的,都没法出现在皇帝的面前。想要打动帝王的这双阅遍人杰眼睛,只凭一个“旧将子嗣”的身份是远远不够的。赵长起之前之所以紧张,就是因为,顾凭都不需要特别去做什么,他只用表现得平平无奇一点,就足以打消皇帝的念头了。

  赵长起高兴了一会儿,忽然转过眼看向顾凭:“你是不是本来就想入朝啊?”

  他还是觉得,顾凭今日有些太配合了。倒不是说不应该配合,就是吧,以他这些年跟顾凭打交道的经验来看,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一副万事不问的样子,但根本就不是个可以摆布的。尤其是关乎他自己的事,如果他不愿意,就算那些事看上去再铁板钉钉,他也能想办法给阻拦了。

  所以,这个要把顾凭送到皇帝面前露脸的活,一落到赵长起头上,他就开始发愁。

  愁的不是别的,就是顾凭不配合。

  他刚才说朝堂风大浪大,不是在吓人。现在盛朝的朝廷可不是什么安稳地方。顾凭看着无欲无求的,懒得蹚这趟浑水那是大有可能。

  赵长起追问道:“你真愿意入朝?”

  顾凭懒懒地闭上眼,没接话。

  沛阳朱兴伦一事,还是给他留下了印象。当他站在离开沛阳的客船上,听着那随风传来的,呜呜咽咽的萧管声,那一刻,他心中真是生出了一丝感慨。

  这天下的朱兴伦,何止一人?

  虽然这个感慨,不至于说让他非要强烈地想去做点什么。但是,机会都送到他面前了,他也没有理由一定要把它给破坏掉。

  他看了一眼赵长起:“这么高兴?陛下只是留意了我,还没有取用我吧。看这样,你们是已经把后手安排好了?”

  赵长了点头:“萧裂这次犯了陛下的忌讳了。”

  因为涉及秘辛,他说得详细了一点:“历朝历代,对于前朝皇室,要么是斩草除根,要么是牢牢地控制在手里。不然,很容易生出风波。但隐帝不是跟一众皇族殉国了吗,搞得民间声望一度大盛,陛下还要名声呢,也不好大张旗鼓地做些什么。便是搜捕隐帝幼子,也是只交给了萧裂。但这次云宁山出现了尽香丸——云宁山啊,离凤都这么近的地方,萧裂竟然全无察觉。这不是失职是什么?”

  赵长起道:“再加上……顾凭啊,还记得那日龙江渡口,萧裂帮着郑家人跟你抢殷涿么?过几日,会有人将这个消息递给陛下。”

  他说到这儿,笑眯眯地道:“哎,当初为了让萧裂答应帮郑家这个忙,我们的人也是出了力的。”

  顾凭怔了怔。

  他是真没想到,这件事里居然还有陈晏的插手。

  赤乌卫直属天子,无论因为什么原因,萧裂去帮郑氏抓人,都是逾矩了。

  但这件事若是放在之前,就算皇帝知道了,多半也不会说什么。因为抓的那个人实在太无关紧要。而且,皇帝不是正在抬举郑氏吗,恩眷正隆的时候,自然会宽和许多。

  萧裂应该也是知道这一点,才会出手的。

  “但现在就不一样了。”赵长起叹道,“萧裂这不是刚犯了陛下的忌讳吗,这种时候,如果还知道他私自同郑氏有勾连,陛下真是很难……不对他着恼啊。”

  顾凭扯了扯唇角。

  何止是萧裂。经过这件事,恐怕皇帝对郑氏也会生出心结了。

  毕竟,能牵动赤乌卫指挥使帮他办事,这本事着实不小。估计这份忌惮,会让皇帝在接下来的日子对郑氏一族冷落不少。关于郑绥长女和豫王的联姻之事,起码在最近,是不会有人再提了。

  顾凭缓缓道:“殿下从这里就在布局了?”

  “对。”

  赵长起顿了顿,道:“虽然之前郑氏与豫王联姻的消息还未确定,但放任这个传言流传出来,就已经表明了郑氏一族的态度。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在殿下眼中就是要废的!”

  顾凭之前不是没有想过,仅凭一个朱兴伦,一个被家里宠得无法无天的纨绔,就算他不逊一点,愚蠢一点,真的能影响皇帝对郑氏一族的态度吗?直到现在,他终于明白了。陈晏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朱兴伦,而是萧裂。

  利用皇帝最为在意的前朝余孽,在帝王心中埋下一根刺,一则,令他对萧裂生出怀疑,二则,也让他意识到,这段时间对郑氏一族的施恩,已经让有些人变得有些忘乎所以了。

  所以,够了。要控制了,应该敲打了!

  ……这样的算计,这样的谋划,真是缜密得令人心惊啊!

  不知为何,顾凭忽然觉得手心有点冷。

  他沉默了片刻,道:“但这件事,不会令陛下对萧裂的怀疑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毕竟朱兴伦是他亲手缉拿的。”

  他这是说,这件事不会重创萧裂和郑氏。

  赵长了点头:“对,真想要废了他们,那可不是一只喂了尽香丸的黑熊能办到的。但是殿下的意思也是借此机会送你入朝。以往也有不少人提议让陛下在赤乌卫之外,另立一个侦缉司,这其实就是让人与萧裂抗衡,但陛下一直没有同意。”

  他笑道:“这一次,陛下应当会改变主意了吧。”

  三日后,传出消息,皇帝罚了萧裂半年的俸禄。

  又七日后,朝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在朝中新设按察司一署,主提刑监察。

  很少有人知道,那一天,皇帝秘密召见了一个人。

  那个人就是顾凭。

  为了掩盖与秦王府的关系,入宫的时候,顾凭的马车是从识青园出发的。他不由想道,陈晏给他识青园的时候,是不是就是预料到这一天?

  皇帝正在案前写字,见顾凭进来了,含笑抬起眼:“朕新设了按察一司,知道这事吗?”

  他的语气很随意,这份代表着亲近的随意,足以让任何一个知道他身份的人感到受宠若惊。

  顾凭:“惠公公在来的路上同我提过了。”

  惠公公就是带他入宫的内侍。

  皇帝笑了笑,忽然道:“你几岁了?”

  “十九。”

  “正是大好年纪的儿郎啊。”皇帝笑赞了一句,又道,“但你这个年纪与资历,还做不了司正。”

  这一句话令周围侍从的眼神都变了变。按察司虽然品级不高,但是要制衡萧裂的赤乌卫,它的实权必定不会小。陛下说这句话,难道是还属意过让顾凭来做按察司之长?

  但顾凭神色没有变化,依旧从容淡然。皇帝的笑容深了深,微微一抬手。

  立刻,惠公公捧出一个盒子,走到顾凭面前,笑道:“顾郎君,这是按察司司丞的腰牌。陛下说让你今日先拿回去玩。待正旨下来,便可去上任了。”

  司丞,按察司中仅在司正一人之下。

  这个职位,不轻了。

  顾凭深深一礼:“多谢陛下。”

  回到秦王府,顾凭在塌上坐下。到了平常该就寝的时候,他也没有起身。

  他在等陈晏。

  这些日子,陈晏也很忙碌。朝中局势生变的时候,需要处理,需要注意的事务就更是纷繁复杂。算起来,他们已经有好几日没有见过了。

  但顾凭知道,今晚,陈晏一定会来。

  于是,他就坐在这里,慢慢地出着神,等待着。

  果然,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仆从的通报声。下一刻,陈晏走了进来。

  陈晏问:“陛下令你做了司丞?”

  顾凭:“是。”

  陈晏笑了笑,低头将他拢进怀里,伸手轻轻地划过顾凭的发丝。

  半晌,他轻声道:“不必担忧。”

  说实话,顾凭没有担忧。或者说他担忧的也不是这件事。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就这样相互靠着,一阵沉默后,顾凭忽然听见陈晏问:“阿凭,暗部十二门,你想进哪一个?”

  顾凭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了。

  他没有意外。陈晏的这句话,没有令他感到一丝意外。从陈晏之前几次三番的举动里,他就已经嗅了出来。陈晏是有打算让他入暗部的。

  甚至,陈晏会在今天提出这件事,他也已经猜到了。

  他成为按察司司丞,是最好的时机……进入暗部之后,那些划分给他的势力,会令他应对按察司的诸多事务时,更加从容自若;而进入暗部,也意味着虽然明面上他并没有走秦王的路子,但是实际上,他的前程性命,都与陈晏密不可分了。

  顾凭闭了闭眼:“殿下,能不能让我想想?”

  暗部十二门,各有分工,有掌管章奏密文的,有训领兵马的,还有负责理财经营的……顾凭说自己要想一想,是个很自然的要求。

  陈晏点了点头,随意道:“若是想不出来,可以问问沈留。或者,孤也可以帮你择一个。”

  顾凭:“好。”

  第二日,他去了识青园。

  过了一会儿,一辆马车从识青园驶出来。

  车夫问:“郎君,我们去哪儿啊?”

  顾凭淡淡道:“哪里热闹就往哪儿转吧。”

  就这样转了整整一上午,车夫一头雾水地问:“郎君,我们便这么转着?”

  因为受过训练,他很知道郎君没有交代的东西,就是他不该去问的。所以,他说这话也并不是问顾凭的目的,只是为了确保自己没有做错。

  顾凭:“嗯。继续吧。”

  车夫正要应声,忽然,一条长鞭凌空向他抽了过来。虽然他躲得及时,但被那鞭梢扫到,还是当场就从马上滚了下来。

  顾凭感到马车猛地停住。原本喧闹的外面,突然变得有些鸦雀无声。然后,一阵慢条斯理的马蹄声响了起来,那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他马车的右侧。

  一节乌黑的鞭柄缓缓地挑开了车帘。

  萧裂盯着他的脸,片刻,轻声一笑:“郎君姿容倾城啊……这样的美人,何必要藏头掩面呢?”

  顾凭抬了抬眼。

  他心里是真的松了口气。

  ——要等的人,终于到了。onclick="hui"